移动客户端

核心提示: 采访75岁的雅克-贝汉。他并没有睡着。 采访前工作人员一直和我强调,老先生年纪大了,前一天接受另外一家媒体采访,刚回答了两个问题,不胜体力直接在旁边就睡着了,打呼声

 25岁拿影帝29岁得奥斯卡 雅克贝汉:不考虑挣钱

采访75岁的雅克-贝汉。他并没有睡着。

 

采访前工作人员一直和我强调,老先生年纪大了,前一天接受另外一家媒体采访,刚回答了两个问题,不胜体力直接在旁边就睡着了,打呼声都被录进去了。听着真是又心疼又觉得可爱。

 

见到他的时候是下午3点,他一头银发个子不高,看我走过来,笑着慢慢地站起来伸出双手和我握手,手掌厚实又慈祥,顿时和邻居长辈唠家常的感觉就出来了。虽然他确实时不时听着问题打着哈欠,但说到激动的地方就会不自觉的抓住我的手肘和手背。此时对他来说我就是一个值得信赖的倾听者。这种自然的亲近让人感到放心。

 

然而如果你了解他的丰富经历和优秀作品,你肯定知道,这位没有架子的老先生可不像他平和的外表这样简单。他可是电影界神一般的人物,用“如雷贯耳”形容一点也不夸张。他的作品你在央视的纪录片频道可以经常看得到,他是“全世界拍大自然拍得最好的”纪录片导演。他的影史留名的杰作“天地人”三部曲:《小宇宙》、《喜马拉雅》和《迁徙的鸟》,每一部都让人看得如痴如醉,其中《喜马拉雅》和《鸟的迁徙》都先后获得奥斯卡最佳外语片奖提名。纪录片中每个镜头都是对大自然的用心捕捉和奇迹呈现,都让他成为“用摄影机书写自然史诗”的电影人。

25岁拿影帝29岁得奥斯卡 雅克贝汉:不考虑挣钱

早年出演的电影作品

 

而他的经历远不止此。童星出身,6岁就从影,早在25岁的时候雅克·贝汉就拿下了威尼斯电影节影帝,可谓风光无限。而正在演艺事业如日中天的时候,29岁的雅克-贝汉毅然决然的转做幕后,同时担任过制片、导演、编剧。在转做幕后的这一年,他制作了一部根据希腊真实案件改编的政治黑幕片电影《Z》,引起了巨大反响,并一举拿下当年的的奥斯卡最佳外语片与最佳剪辑奖,并被提名最佳导演和最佳影片。而这并不是他唯一座奥斯卡金杯,在接下来的1975年,他出品的《胜利欢歌》再次获得奥斯卡最佳外语片奖。此后雅克-贝汉先后出演、发行了100多部电影。每一部都可谓制作精良、用心,实属让人赞叹。

 

不过,虽然雅克-贝汉的转型如此成功,但他一路走来也经历过倾家荡产的打击。拍摄电影失利的负债累累,也让他曾经一蹶不振。直到1989年,他又一次以演员身份出现在我们耳熟能详的电影《天堂电影院》中,并扮演成年后的“托托”,他才终于再次重整旗鼓。

 

在回首曾经的风光与没落时,雅克-贝汉已经淡然很多,他依然觉得自己微不足道,对他来说,拍电影不难,因为只要是喜欢,只要是想做,“两个手插在口袋里吹着口哨很轻松的就做,其他的都不叫做事。”

25岁拿影帝29岁得奥斯卡 雅克贝汉:不考虑挣钱

百家乐平台:25岁拿影帝29岁得奥斯卡 雅克贝汉:不考虑挣钱

雅克贝汉的《地球四季》

 

纪录片没有套路 陆川拍的是电影不是纪录片

 

腾讯娱乐:拍这部电影因为历经了五年的一个过程,然后去了八个国家很多地区。导演会觉得,因为加上年龄的问题,会不会觉得这是一部很艰难的纪录片?

 

雅克贝汗:你要说难,他从来不这样想问题,就像一个年轻人跟一个年轻人,他想要去好望角一样,大家都会知道好望角那个地方的海特别的凶猛,你要不要去,当然要去了,因为那会是非常精彩的一次体验。所以拍这个电影也是一样,对他们来说,只是要去体验,要去拍。

 

腾讯娱乐:我们都知道拍摄纪录片非常的困难,也很考验耐心,所以当中没有遇到一些会崩溃的时候?

 

雅克贝汗:因为我们在做一件自己想做的、非常有意义的事情,有意思又有意义,如果你想做一件事,两个手插在口袋里吹着口哨很轻松的就做,就不叫做事。所以不光是意义本身,而且它是有用的。因为会提醒大家,提醒人类怎么样来审视人类跟地球的关系,会起到很多在这方面的作用,这个工作是非常有意义,有意思,又让人充满激情。

 

腾讯娱乐:拍纪录片跟拍平常的电影是不一样的,在对演员的协调方面,您所面临的演员是大自然动物,两者相比会觉得拍纪录片会跟拍以前的电影比会更难吗?就是对“演员”的协调部分。

 

雅克贝汗:人类跟人自己当演员有2000年的历史了,人在演,但是跟动物来做一个演出只有80年的历史。我们要赶上跟人类的表演,演出的这种情况。也就是说在拍摄动物本身的时候,他们发现动物不光是有用,而且你发现他们的美,他们非常珍贵,他们有他们的美感,所以要把这个还有很多很多的工作要做,要继续发现,继续拍摄他们。希望也跟他的合作方克鲁左导演,因为他们两个人合作这部影片。

 

腾讯娱乐:陆川导演之前那个《我们诞生在中国》,因为有一个争议,他一直强调其实他不是纪录片,他是一部自然电影,他是用一种电影剪辑的方法去讲述一个故事。那导演觉得他的电影是属于哪个范畴呢?是自然电影还是纪录片呢?

 

雅克贝汗:它不是一个纪录片,就是一部电影。我看过这部电影,它是非常好的一部影片,第一次拍到雪豹的那种孤独感,他表现出来了。然后熊猫,这是我第一次看到熊猫,很好玩,很有意思。和以往看到的熊猫不是这样的,对我来说是一个很好的一部影片,但不是纪录片。

 

腾讯娱乐:那导演觉得拍纪录片有没有套路呢,相对于我们日常看到的那种电影,因为很多是有套路,大家一看知道结果是什么,他觉得拍摄纪录片的时候有没有套路可言?

 

雅克贝汗:对我来说没有什么套路,只是说每一部影片,都是要让观众要发现,要感到新奇,要让观众觉得是一种很新奇的东西。我期望每一部新的电影,不管是什么电影,都是能够让观众有所感觉到是第一次看,就是有这种新奇感,新奇感是很重要的。不管是用什么样的方式。

25岁拿影帝29岁得奥斯卡 雅克贝汉:不考虑挣钱

黄晓明做配音

 

找投资不容易 但我不考虑挣不挣钱

 

腾讯娱乐:国内拍纪录片,不像商业片投资来源那么广泛,导演有没有遇到投资捉襟见肘的情况?因为费用比较贵。

 

雅克贝汗:对我们来说,找投资也是很不容易的。在拍摄的时候,对我来说,跑银行的时间多过跑拍摄场地。

 

腾讯娱乐:听着很心酸。因为商业片会比纪录片关注高一点,您有没有觉得心里有种“寂寞感”?

 

雅克贝汗:我拍电影不是为了挣钱,我拍的电影都是我想要拍的,我喜欢拍的,所以我不考虑这些问题。挣不挣钱,不考虑,但是我的片子都挣钱,所以我没有这个问题。

 

腾讯娱乐:有很多人说纪录片其实最适合用VR来拍摄,导演有没有考虑用一些新技术拍摄纪录片呢?

 

雅克贝汗:肯定是会要用新技术,但是我的新技术不是为了要用新技术,而是为了要贴近动物。比如说因为它们动物,如果他们会说话那么简单了,我们会比较容易理解它们。但是它们不说话,怎么能够理解他们,就要去捕捉它们,在最近的距离,比如说它们跑很快,它们为什么跑很快,要想办法跟着,试图看着动物的眼睛,能够捕捉到它们的眼神。然后他们跑到哪个方向,那么快,为什么?他们就要近距离的能够跟动物一起,他们想用新技术的话仅仅是为了能够跟动物,理解动物,产生交流,而不是为了新技术而新技术。不是为了用技术,只是我为了达到一个目的,什么样的方式,用什么样的技术能够达到。

 

腾讯娱乐:这次纪录片是跟黄晓明的合作,之前和他在丝绸之路电影节有碰面,对晓明是个什么印象呢?

 

雅克贝汗:有很多人,即便是演员,他们不是所有的人都是要去想为了某一个理念去行动。他们都会有自己的忙的事情,忙的内容。晓明他想为这件事情去花时间,那么等于是他花自己的时间,他来做这件事情,说明他是有这方面的理念,他是为一个理想,为一个理念去工作。我欣赏这样的人。

 

腾讯娱乐:很早的时候您也是演员,更是得过威尼斯影帝,然后后来转做幕后,一点儿不留恋台前的风光吗?

 

雅克贝汗:因为我的父母都是演员,我是在这么一个演员环境里长大的,以前也是演员。但是做导演和制片人的工作让我非常痴迷,所以我心里很长时间都忘记了做演员这件事。而且现在因为我的年纪的原因,我也不可能拍年轻时候演的那些角色,很让人感到遗憾,但是也没办法。

 

腾讯娱乐:之前从台前到幕后,起起伏伏经历了很多事情,导演接下来还有什么想要去挑战的东西吗?

 

雅克贝汗:我觉得自己微不足道,但是我会为一个理念去争,去斗。所以我还是希望还有其他的让我能够值得去为之奋斗的事情。

东方今报新媒体中心
  • 新浪微博
  • 腾讯微博
  • 点击排行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