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客户端

核心提示: 伦敦一向是国际金融机构进入欧洲资本市场的首选地,但由于英国无协议脱欧的可能性已经显著上升,伦敦的门户地位正在遭遇挑战。国际会计师事务所安永的最新预测显示,正从英

伦敦一向是国际金融机构进入欧洲资本市场的首选地,但由于英国无协议脱欧的可能性已经显著上升,伦敦的门户地位正在遭遇挑战。

国际会计师事务所安永的最新预测显示,正从英国流向欧洲大陆的银行资产规模高达1.5万亿美元,高于2019年底1.3万亿美元的预测。为了让旗下业务在今年12月31日英国脱欧过渡期结束前平稳过渡,包括摩根大通、高盛集团和摩根士丹利在内的美国大型跨国金融机构正在加速向法兰克福、巴黎和其他欧洲金融中心转移资产和员工。

有金融业高管表示,英国脱欧之后的金融业岗位流出,只是由伦敦主导的欧洲金融业开始重塑的第一波浪潮。

摩根大通正在将约2300亿美元的资产从英国转移至其德国分支机构,以支持其在欧洲大陆的交易和为欧洲客户服务。根据摩根大通的资产报告,此举将使其成为德国第六大贷款机构。

金融业岗位也在流出。根据安永的最新数据,自2016年英国公投决定脱离欧盟以来,已有超过7500个金融服务业岗位从英国迁移到欧盟,其中包括最近几周宣布的400个岗位。与伦敦数以十万计的金融从业者规模相比,这只是其金融服务业岗位的一小部分。市场普遍预期,伦敦仍将是欧洲最大的金融中心。

花旗集团负责欧洲、中东和非洲地区(EMEA)脱欧事务的董事总经理亨利·法兰特(Henry Farrant)表示:“伦敦仍是我们的中心,也是支持我们本地和国际客户的核心。”不过,自2016年以来,花旗集团已将其欧盟经纪业务从伦敦转移至法兰克福,并增加了在其他六个欧洲城市的业务。

未来趋势不可小觑。有金融业高管表示,英国脱欧之后的金融业岗位流出,只是由伦敦主导的欧洲金融业开始重塑的第一波浪潮。据统计,自2016年英国脱欧公投以来,欧盟成员国的金融业岗位增加了近3000个,其中都柏林、卢森堡和法兰克福的增幅最大。

与此同时,高盛正在将大约100名员工转移到欧盟,该公司在伦敦有6000名员工。摩根大通EMEA投资银行业务联席主管多萝西·布莱辛(Dorothee Blessing)在最近一次会议上表示,该行初步将从伦敦迁出约200个工作岗位至欧洲大陆,但随后会有更多的工作岗位迁出,尤其是风险和合规等后台职能部门。不过,最近英国和其他欧洲国家的新冠肺炎感染激增,使该行的迁移计划变得更为复杂。

早前一些银行计划让员工从伦敦到欧洲办事处出差办公,但在疫情时期,欧洲各国政府出台针对人员流动的限制措施,导致这项计划遭遇变数。而另一个仍在争论的话题是,欧盟监管机构将在多大程度上容忍“背对背操作”(back-to-back booking),即某家银行在欧盟范围内获得一笔交易,然后将业务分派到英国分公司。欧洲央行监事会副主席伊夫·默施(Yves Mersch)曾表示,减少“背对背操作”,将是接下来工作的“优先事项”。

有迹象表明,脱欧已经给伦敦带来实实在在的冲击。2018年,在英国公投脱欧两年后,根据英国智库Z/Yen和中国(深圳)综合开发研究院编制的国际金融中心指数,伦敦作为世界第一金融中心的地位已被纽约抢走,此后一直位居全球第二。

东方今报新媒体中心
  • 新浪微博
  • 腾讯微博
  • 点击排行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