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客户端

核心提示: 美国商务部15日宣布修改出口禁令,允许美企不须获得商务部许可证,就能在标准制定机构中与华为分享制定第五代行动通讯(5G)标准的讯息。此前媒体已经披露了该消息,因此正

美国商务部15日宣布修改出口禁令,允许美企不须获得商务部许可证,就能在标准制定机构中与华为分享制定第五代行动通讯(5G)标准的讯息。

此前媒体已经披露了该消息,因此正式修改禁令并不令人意外。

美国政府为美国企业松绑,这意味着美国承认过去在5G方面的战略误判,现在调整策略重新加入对全球5G主导权的争夺,还不能说明对华为的管制放松。

01

限制华为却让自己“边缘化”

美国商务部称,美国企业仅在合法的标准制定背景下,而非出于商业目的,向华为及其关联公司披露“Export Administration Regulations”(EAR)中的技术。

对此,华为回应称:标准的本质讲究开放、公平、无歧视,需要全球厂商、科研机构及行业协会组织等的参与。包容和充分的协商能更好的推动技术标准的制定,也有利于全球经济和产业的健康发展。华为的态度是一贯的,我们愿意与包括美国厂商在内的技术同行就新技术的标准进行坦诚的讨论和交流,为人类社会的科技进步作出贡献。

独立电信分析师付亮表示,这是美国2019年将华为加入“Entity List”后必然会面临的问题,按原来的规定,美国企业向华为出口技术需获得许可证,美国企业在国际标准组织中,要与华为交流技术也需获得许可证。有了新规这个“补丁”,华为还在“Entity List”,但美国企业在国际标准组织中,与华为一起研讨标准,就不需要申请许可证了。

2019年5月,华为被列入“实体清单”后,一些国际标准组织暂时停止了华为的会员资格,不过后来又陆续恢复。3GPP是制定5G标准的国际标准组织。2019年12月举行的3GPP第86次全会上,华为公司的Peter Schmitt成功当选CT4工作组主席,华为子公司Futurewei专家陈翔当选3GPP RAN4主席。

而美国企业由于受到禁令限制,不确定他们可以共享哪些技术或信息,在国际会议中只能避免与华为接触,放弃参加一些会议,从而减少了标准制定参与,使得美国在标准制定中处于劣势。

电信业专家马继华认为,美国开始想把华为“踢出”国际组织,但没有奏效,华为在3GPP组织的活动没有受到任何影响,其他国际标准组织也重新“拉回”华为。此次允许美国企业与华为合作5G标准,意味着今后美国企业可以参加有华为的技术会议,这是美国实用主义的表现,是为了争夺话语权,同时也说明美国对国际标准组织的影响力减弱了。

2020年1月,德国的专利统计公司IPlytics发布了一份5G标准专利声明调查报告。根据该报告,截至2020年1月1日,全球5G标准专利申请数量为21571件,其中华为以3147件排名第一。

华为之后三星专利2795件,其次是中兴2561件、LG电子2300件、诺基亚2149件和爱立信1494件,分列榜单第二、三、四、五、六位。

可以看到,排在前六名的都不是美国企业。马继华表示,美国曾干扰5G标准制定,另立一摊,但美国所要付出的时间和成本难以想象,现在美国认识到即使美国企业不参加3GPP,将来5G标准也是这样,美国也得遵守。

美国此举不过是重新进入话语权争夺。2019年6月,5G国际标准R15版本冻结。赛迪研究院无线电管理研究所副所长彭健表示,5G标准还在不断地完善和演进中,未来还会有R16、R17、R18版本,以及5G与垂直行业的相关标准制定,如美国企业不被获准与华为展开5G标准合作,受损失的将是美国企业。

02

美国在5G上的战略误判

5G也是美国的国家战略。美国信息技术与创新基金会(ITIF)近日发布《美国5G和未来无线创新的国家战略》。报告认为,5G将在未来几十年推动经济增长,美国需要一个全面的战略来确保5G网络稳健部署和应用安全,还应促进未来几年的无线创新,发挥美国在软件等方面的优势。

报告建议,美国在政府协调、国际合作、支持持续的无线技术研发、支持5G需求侧发展、改变5G设备安全方案、加快网络部署等方面加大力度。

不过,马继华认为,美国在多个方面都误判了5G整个形势,以至于走到进退两难的境地。

首先,美国误判了5G发展方向。在频谱分配上,美国5G民用频谱用的是高频的毫米波,军用频谱用的是sub-6,即中低频段频谱。这与世界其他所有国家是相反的。美国押宝在毫米波上,显然会逐渐落后于市场,包括从终端到设备全产业面临技术和产业危机。

美国误判了欧洲5G。尽管美国政府不断游说欧洲国家不要使用华为5G,但欧洲运营商并不排斥华为设备。据德媒报道,德国电信近期表达了加强与华为合作以推进在德国国内的5G网络建设的强烈意愿。而德国其它几家主要电信运营商,如沃达丰和西班牙电信德国公司亦正在使用华为技术和设备建设各自的5G网络。

实际上,在4G时代,欧洲运营商和设备商与中国均走了LTE路线,欧洲没有追随美国的Wimax技术路线。Wimax由于覆盖距离短,追随者不多,没有规模效应,最后于2010年退出了市场。在5G时代,欧洲也和中国一起推动全球统一标准。

美国也误判了华为。从2019年5月份开始实施“实体清单”到现在,已一年有余。美国的政策层层加码,从不许购买华为设备、不许美国企业提供技术和产品给华为,到不允许台积电等代工企业为华为代工芯片,的确给华为制造了很大的麻烦。但美国没有预计到华为不仅没被踢出国际组织,而且表现出超强战力和韧性。

有分析认为,美国同意美企与华为在5G标准上的合作,实际上是默认了这些误判。如不及时修正这些误判,将导致美国企业在产业链中的边缘化。

03

重新争夺话语权

业内人士认为,尽管美国进行了修正,但不意味着松绑华为。限制通信设备在美国销售、实体清单管制、对境外芯片代工企业的管制等都没有解除。美国这项修正案是为了确保及扩大美国企业在5G、人工智能、自动驾驶汽车和其他技术方面的话语权,同时也避免与全球信息通信产业界产生割裂。

这一问题,各国也看在眼里。“面对美国制裁,英国告知电信公司储备华为设备”,路透社19日消息称,根据其获得的一封内部信件,出于对美国禁令将破坏这家中国公司维持关键设备供应能力的担心,英国网络安全部门官员已告知英国电信运营商储存华为设备,以确保其有足够设备库存。

“美国不会放弃在全球创新中的领导地位。这一行动承认了利用美国人的才智来促进和保护我们的经济及国家安全的重要性。”美国商务部长威尔伯·罗斯(Wilbur Ross)表示。

“本部门致力于通过鼓励美国产业界充分参与相关活动并倡导美国技术成为国际标准,来保护美国的国家安全和外交政策利益”,他说。

最近有外媒报道,美国政府提议资助巴西运营商从爱立信和诺基亚购买5G设备的资金,并加大努力说服盟国不要使用中国供应商的设备。援助将由美国国际开发金融公司(IDFC)提供,据美国驻巴西大使托德·查普曼(Todd Chapman)所说,正与巴西和其他国家的官员进行讨论。

美国作为传统通信业的领导者,在5G时代,已经面临了来自中国的挑战。

3GPP是主导5G国际标准制定和发布的标准组织,有500多家成员。组织内有三个规范组,分别是RAN、CT和SA,其中,RAN主要负责无线接入网络相关的内容,SA主要负责业务和系统概念等相关的内容,CT负责核心网和终端等相关的内容。

3GPP成员通过“提案”提出不同的解决方案和技术,接着提案在3GPP会议上进行公开讨论,任何成员都可对一项提案提出反对,最后,在3GPP的技术报告和技术规范中,绝大部分内容是3GPP成员在原始提案基础上做出改动的成果。

据中新社国是直通车了解,RAN共有20个领导席位,中国占了7个,占整个席位的35%。

除前面提到华为专家担任RAN4工作组副主席外,中国移动研究院专家徐晓东担任RAN全会副主席,中兴通讯的高音在2017年8月当选了RAN3工作组副主席,2019年8月,中兴通讯专家Sergio Parolari成功当选新一届RAN2工作组副主席。

此外还有,来自中国移动的宋月担任CT4工作组副主席,齐旻鹏担任SA3工作组副主席,黄震宁担任CT3工作组副主席;孙滔担任SA2工作组副主席等。

但话语权并不是来自于席位,而是来自于在3GPP所做的工作。例如提案,提案越多,越有资格参加讨论,话语权自然提升。仅在仿真领域,中国公司的提案就达到了32%。从2015年来,华为向3GPP提交了26600多项5G提案,6216项获得通过。

此外,还有立项,各国公司所提立项在经过讨论,形成共识后才会正式立项。立项确定很大程度影响了方向。在R17版本中,正式确定的立项中,由中国公司提出的占到了40%以上,中国移动、中国电信、中国联通、中兴、华为、大唐电信、vivo、OPPO提出的项目都获得通过。

有通信业人士认为,在4G时代,华为还没有那么的话语权。而到了5G时代,包括华为在内的整个中国产业链在国际标准制定中的表现,已表明中国通信业话语权的大幅提升。未来,随着通信产业的继续升级,DICT充分融合,整个科技产业或将呈现中、美、欧三极鼎立的局面。

东方今报新媒体中心
  • 新浪微博
  • 腾讯微博
  • 点击排行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