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客户端

核心提示: 市场淡季文艺片扎堆上映 属于文艺片的春天,将至未至

时至三四月,一众文艺片上映。于是,一种借着流行语的声音出现,“文艺片集体过春天”。

 

 

市场淡季文艺片扎堆上映

 

        属于文艺片的春天,将至未至

时至三四月,一众文艺片上映。于是,一种借着流行语的声音出现,“文艺片集体过春天”。

集中上映,不过是市场现象。北京师范大学艺术与传媒学院教授周星认为:“所谓‘文艺片集体过春天’仅是一种说法。严格来讲,是具有文艺气质和文艺性状的作品比往年更多,这更像是一种‘过春天’的趋势、启示或前奏。”

单就票房而论,《地久天长》接近4400万元,《阳台上》不足400万元,《过春天》不足1000万元。在中国内地年度票房体量已经超过600亿元的当下,文艺片的“春天”之说不免有点尴尬。

影评人韩浩月表示,文艺片的春天总是很短暂,而“倒春寒”现象的出现,则会提醒对于文艺片市场盲目乐观的人,重新再谨慎起来,用更多更好的办法来解决文艺片的生存境遇。

毫无疑问,属于文艺片的春天,将至未至,还需度过漫长时节。

市场淡季文艺片扎堆上映

“平三淡四”,是电影圈里的一个老说法。这两个月处于春节档和暑期档之间,没有什么重要节假日,属于市场淡季。

为什么三四月会有那么多文艺片上映呢?有在柏林斩获影帝影后大奖的《地久天长》,被誉为最佳处女作的《过春天》,张猛藏匿了一年的《阳台上》,期待已久的娄烨新片《风中有朵雨做的云》。在海外方面,也有收获奥斯卡最佳影片的《绿皮书》和最佳男主角的《波西米亚狂想曲》。

一位院线排片负责人告诉记者,3月是传统淡季,也是文艺片特别钟情的档期,没有大片上映,适合文艺片慢慢放,口碑发酵。

早年间,三四月是“进口片月”,即便是国产商业片鲜有机会取得好票房。直到2013年春天,《北京遇上西雅图》《致青春》两部女导演的国产电影作品才取得不俗成绩,《北京遇上西雅图》罕见地超过进口片登上当年3月的票房冠军席位。

在春季档期中,文艺片倒也时有出现。李玉导演的《观音山》《万物生长》,2010年4月的《岁月神偷》,2012年3月的《桃姐》,2014年的廖凡获得柏林电影节影帝的《白日焰火》和王景春拿下东京电影节影帝的《警察日记》等等。但是,这些文艺片的上映比较分散,票房竞争力较弱,所以就淹没在一众电影中。

多位电影从业者告诉记者,今年春季文艺片扎堆上映,应该算是多年来潜移默化的结果。并且今年恰好是国产文艺片创作的“大年”,据统计今年将有近20部文艺片上映。

始终在探索中的文艺片营销

文艺片的宣传营销,一直是个老大难问题。

在《地久天长》之前,同样在柏林电影节擒熊归来的《白日焰火》,2014年内地票房破亿,被业界认为打破了获奖文艺片票房失败的“魔咒”。其票房成功的原因,和它采用商业片的发行模式有很大关联,同时其宣传费用高达1500万元,这是普通文艺片所无法照搬的经验。

用商业手法卖力包装文艺片,必是伴随着高风险。最典型的例子当属去年底的《地球最后的夜晚》。电影宣发团队创造了“零点场倡议”和“一吻跨年”这种号召大家去看首映的营销策略,并在以抖音、微博为主的社交媒体平台上进行了病毒式扩散,结果上映首日就占据票房榜首,达到惊人的2.46亿元,创下中国文艺片票房新纪录。但很快电影口碑出现崩盘,票务平台评分跌至4以下。随之而来的,则是票房的雪崩:上映后第二天,单日票房滑落至1120万元;第三天,单日票房仅仅只有185万元。

回想起来,制片人方励为《百鸟朝凤》惊天一跪求排片,王小帅为《闯入者》排片不足2%而直言“这是文艺电影最坏的时代”,这些极端情况并不遥远,文艺片与受众之间的沟壑尚未填平。

“为什么文艺片营销总是处于‘迷路’状态,要么找不到路,要么找不到适合自己的路?”这样的疑问一直存在。

在每部国产文艺片宣传阶段,影视从业者的朋友圈总是被各种口碑刷屏霸占,各部电影都被花式夸赞,但业内人士也清楚,这种营销出来的“口碑”并不能真正进入观众内心。

先定向推荐,再逐渐扩散。这算是正确的文艺片发行模式之一:先是让其固定的受众——影迷逐渐认可,然后通过口碑推荐,近而影响对该类影片略有兴趣的观众,最后再真正下沉到大众。当然,这个概念模式说起来容易,但是实施起来仍需一定的周期。

以这个概念作为出发点,成立三年的“大象点映”正在探索,为纪录片和文艺片寻找市场。“在今天这个时代,即便你小众到1%,只要你能找到100个1%,那你则拥有了100%,你就有机会突出重围,让小众变成大众。”大象点映创始人吴飞跃如是认为。

商业化是好趋向,但不必过高期待

同样在今年3月上映的《惊奇队长》和《比悲伤更悲伤的故事》,评分和口碑都不如《地久天长》,但在票房体量上却把它远远甩在身后。文艺片和商业片的市场鸿沟仍然巨大。

东方今报新媒体中心
  • 新浪微博
  • 腾讯微博
  • 点击排行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