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客户端

核心提示: 地缘冲突加剧市场波动 ETF泡沫或再引美股闪崩   贸易争端叠加中东地缘政治局势紧张,全球市场波动性再度抬头,2月美股闪崩的情景再度浮现投资者眼前。  今年2月美股闪

 地缘冲突加剧市场波动 ETF泡沫或再引美股闪崩

 

  贸易争端叠加中东地缘政治局势紧张,全球市场波动性再度抬头,2月美股闪崩的情景再度浮现投资者眼前。

  今年2月美股闪崩后,“ETF泡沫”被推上了风口浪尖,ETF(交易所交易基金)迅猛增长的规模时不时使其沦为股市崩盘时的众矢之的。有观点认为,规模不断膨胀的ETF在市场巨震时将大大加剧大盘的抛压。然而,“股神”巴菲特曾称费率低廉的ETF对于投资者而言远优于对冲基金(费率为2%的佣金和20%的超额收益提成)。

  真相究竟如何?“ETF泡沫”一说是否合适?ETF又在市场剧烈波动时发挥了什么作用?这些于全球蓬勃发展的ETF市场而言是至关重要的问题,尤其是目前各界预计,未来高估值的美股出现闪崩或大幅回调的频率可能上升。

  “ETF泡沫”之辩

  全球最大资管机构之一的贝莱德(BlackRock)董事总经理、iShares安硕及指数投资亚太区主管陈蕙兰接受第一财经记者独家专访时称,“ETF目前不存在泡沫。ETF整体规模约4.8万亿美元,其中股票型ETF市值占总股票市值的4%,债券(fixed income) ETF还不到1%,这种比例比起庞大的共同基金而言,其实是很小的。”

  值得一提的是,ETF也被各界誉为“冲击吸收器”(shock absorber),因为不同于公募基金,当投资者A要卖出手中的ETF时,投资者B正好想接盘,这在法律上被视为赎回交换,ETF经理不需要去市场上出售ETF之下的股票或者其他证券来筹集现金,这样做就不会产生资本所得税,也会吸收原本股票的抛压。

  回顾闪崩当日,“这个交易日(2月5日)刚开始时还算有条不紊,但突然峰回路转,接着恐慌性抛售就开始了。”Charles Schwab衍生品交易副总裁弗雷德里克表示,“市场上的抛盘规模相当大,看上去是机构在大肆抛售。”

  也有基金经理认为, ETF的清盘也加剧了市场的抛压。理由是,不同于一般共同基金,追踪指数的ETF需要买入一篮子指数,而当投资者赎回时,ETF要抛出的就是一篮子股票,而非像共同基金那样先砍仓表现不佳的股票,因此ETF在市场巨震时或加剧大盘抛压。当然,也有观点认为,量化交易策略的同质化以及程序化交易助长助跌,也可能是加剧美股闪崩的主因。

  之所以ETF近年来备受各界关注,是因为危机后美股长达9年的牛市,越来越多投资者选择低成本的指数跟踪型ETF。截至2017年12月29日,全球ETF的规模已经达到4.75万亿美元,美股整体市值约20多万亿。

  ETF与公募基金或共同基金的区别在于,大部分ETF都是被动型指数基金,其目的不是为了战胜市场,而是为了获得市场平均回报,即获得市场敞口。

  “早前挪威央行就曾研究过,投资收益是从哪里来的?研究发现99.3%的收益其实都是从敞口来的,就是指数。除非你受过主动选股的基金经理那样的训练、有能力产生Alpha(超额收益),那么被动投资远远好于主动投资。这也是为什么近年来越来越多资金流入ETF。” 陈蕙兰告诉记者。

  低费率也使得ETF吸引了众多人气。美国主动型基金费率大约每年0.77%左右,而ETF的费率大约是每年0.1%左右,前者是后者的八倍。

  其实,费用的优惠和ETF的一项特质息息相关。陈蕙兰对记者表示:“如果是共同基金,当投资者要赎回时,就需要通过买卖股票来赎回现金,而ETF的好处是,往往投资者不需要真正向二级市场抛售股票来赎回,而是可以通过交换,这就降低了市场波动性,让投资者更容易适应ETF。” 也正是因为无需真正卖出,就不会产生资本所得税。

  相比之下,公募基金则不同,当投资者提出赎回申请时,基金经理需要在市场上出售基金中的股票(或者债券等其他资产)来筹措现金应付赎回。如果出售的资产是盈利的,那么这个公募基金就需支付资本所得税,对公募基金中的其他投资者来说,这有点不公平,因为当有投资者赎回该公募基金时,其他没有赎回的投资者都收到了资本所得税的惩罚。

  此外,就透明度而言,美国证券法规定,ETF需要每天披露其中投资的那些股票,而公募基金只需要每季度披露其中的资产成分。

  通过上述属性也不难看出,外界对于ETF加剧市场波动的骂名似乎有失偏颇,相反ETF可能是“冲击吸收器”。根据贝莱德3月发布的一份观点报告,截至2月9日收盘的一周(美股闪崩期间),ETF交易量超过了1万亿美元,但是美国的ETF的净赎回总量仅299亿美元,股票型ETF净流出281亿美元。可见相较交易量而言,真正会影响市场的ETF规模其实很小,似乎远远不及共同基金的影响力。

  当然,目前对于ETF的担忧仍然普遍存在。例如,由于ETF追随市场指数,因子极易简单复制,ETF泡沫已不容小视。据穆迪预测,ETF在未来10年内将持有美国股市50%的总市值,正在垄断越来越多的市场流动性。

  不过就目前而言,同期(2月9日前的一周),ETF交易量仅占整体美股交易量的3.86%,较12个月前的4.32%有所下降。此外,股票型ETF的市值也仅占总股票市值的4%。光从现在来看,“ETF泡沫”一说仍有所夸大。

  区分ETF和杠杆型产品

  其实,2月的闪崩之所以导致ETF备受指摘,还有一个关键的原因就是——杠杆型ETF产品严重亏损、做空VIX(波动率,即恐慌指数)的ETN(交易所交易票据)清盘。这些高风险的产品的崩溃也吸引了市场关注。

  在众人看来,上述产品都被理解称为ETF旗下的一种门类,“然而做空VIX产品是ETN,这和一般的单纯追踪指数、没有杠杆的ETF有很大区别,那类高风险产品一旦清盘可能导致投资者一无所有。其实,这也体现了投资者有时可能并不知道自己在买什么。当大家都赚钱的时候,没人想过对不对,只有当市场冲击来临时,才意识到问题。” 陈蕙兰告诉记者。

  CBOE VIX波动率指数被用以衡量标普500指数未来30日的预期年化波动率。2月5日,VIX一度飙升至50,最终收于37.32,创2015年8月来新高。也正因此,押注VIX走低的华尔街血流成河。在过去一年,VIX市场处于历史低位,这也使得“做空VIX”的策略成了所谓的“网红交易”。

  VIX指数本身是不能交易的。但是有VIX期权和VIX期货可供交易员使用。ETF兴起后,便出现了VXX和UVXY这两个看多VIX的ETF,和XIV、SXVY这两个可以做空VIX的ETF。

  除了与VIX相关的ETN,近年来美国还出现了内含算法的杠杆ETF。例如SPXL(3倍于标普500指数的涨跌幅)这个ETF就加剧了市场波动,其总量虽小但边际上却可以震动市场,导致踩踏,加剧跌幅。

  因此陈蕙兰建议,不应该将上述高风险产品与一般的ETF(plain vanilla ETFs)划为一类,除了监管者应该对其加以区分、强化投资者教育,同时投资者自身也应该提高风险意识。

  市场情绪偏审慎

  尽管ETF的问题尚无需过度担忧,但目前投资者对美股的情绪仍偏谨慎。

  上周,美国几大银行陆续公布了财报,在税改利好、经济持续扩张、波动率上升的背景下,盈利普遍超出预期。例如摩根大通、花旗、富国银行净利润分别同比上升35%、13%、5.5%,花旗同比上升13%,ROE分别同比上升11%、7.4%、12%,超出分析师预期。然而由于贷款增速环比低于预期,本周最后一个交易日银行股收盘重挫,摩根大通跌2.71%,花旗跌1.55%。

  积极的一面在于,过去一年来,美股牛市也主要由盈利扩张所驱动。上周整体涨幅超过1%,这主要因为科技股反弹所致。此前脸书因为信息泄漏丑闻而股价重挫,亚马逊也因为特朗普在推特上发文抨击而股价大跌。

  眼下,投资者情绪仍偏谨慎。当地时间4月13日晚,特朗普就叙利亚化学武器袭击事件发表讲话,宣布对叙利亚进行“精准打击”。同时,英法两国也在配合对叙利亚进行打击。

 

  “尽管主流市场目前休市,整体波动不大,但其实内心已经跟着动起来了。”某大型期货公司全球宏观策略投资主管告诉经记者,未来美股在高位出现大幅回调的频率或将提升。

东方今报新媒体中心
  • 新浪微博
  • 腾讯微博
  • 点击排行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