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客户端

核心提示: 海外文物回流是艺术市场的大头所在海外文物回流一直是近些年艺术市场的热点话题之一,无论是媒体,还是藏家甚至是博物馆都在热议,这也意味着海外文物回流蕴藏巨大的市场。

 海外文物回流是艺术市场的大头所在

海外文物回流一直是近些年艺术市场的热点话题之一,无论是媒体,还是藏家甚至是博物馆都在热议,这也意味着海外文物回流蕴藏巨大的市场。但前几年持续的海淘购也让这一块市场积累下了许多问题。面对这一块不知还剩多少的“肉骨头”,它的未来前景该何去何从?

在近些年的海外文物回流中,国宝“皿方罍”的回归绝对是最抢眼的案例之一。因为它的“身世”十分坎坷,几经波折。“皿方罍”自出土后不久就身首分离。

皿方罍于1922年在湖南桃源出土,其发现者起初并不知道这是一件宝物。然而,挖出一个有着精美纹饰的大铜罐,毕竟不是件平常事,乡亲们将这件事越传越远。后来,一个湖北籍的石姓古玩商人得知了此事。他来到器主的家中,想要收购方罍。经过一番论价,双方讲定以四百银元成交。见来人竟愿出此高价,器主又心生疑窦,生怕卖低了价钱。故一边巧言稳住石姓古玩商人;一边密嘱其子持器盖到附近一所学校,找有学问的人问个底里。哪知学校的校长见此器盖非比寻常,知是宝物,当下愿出八百银元。器主之子大喜过望,狂奔而返,一路呼号。其声被石姓古玩商人听到,知不妙,遂不顾器盖,丢下四百大洋,抱器身而去。

“皿方罍”从此身首异处。器身几经辗转,流落海外,曾为美利坚合众国煤油大王洛克菲勒所收藏。器盖则落到了当地湘军的一位周姓团长手中。双方都想买入对方手中的那一半,让“皿方罍”合体,但是迟迟没有达成一致的协议。解放后,“皿方罍”器盖依法收归国有。1952年由湖南省文管会移交给湖南省博物馆。此后,“皿方罍”器盖一直是湖南省博物馆的藏品。

“皿方罍”的器身,曾在冷战时期一度脱离了人们的视线。直到1992年,上海博物馆原馆长、著名青铜器专家马承源先生才在出访日本时,在一位友人家中偶然见到了久违的“皿方罍”器身。但是这位友人不知道盖子这回事,马先生告诉他,盖子在中国湖南。日本友人听后非常兴奋,亲自前往中国湖南,想通过捐建陈列馆换取盖子,但是没有成功。而湖南也曾派人去谈此事,但因法律问题同样没能成功。后来,日本友人因遭到生活重创,决定出手。得知这个信息,上海博物馆和保利艺术博物馆联手筹集了一笔巨款,赴美参加竞买。在拍卖中却被一位法国藏家以924.6万美元成功竞得,创下当时亚洲艺术品在国际市场上的最高拍卖记录。

13年后,“皿方罍”再度出现在纽约佳士得亚洲艺术品拍卖会上。当时一封湖南省博物馆致佳士得亚洲区总裁魏蔚女士的信函迅速引起大家关注,信中写到:“敬启者,承蒙您赐电告知,贵公司将于3月20日在纽约拍卖的中国商周时期青铜饕餮纹方罍,鉴于其与湖南之渊源,惠允先期与敝馆商购,不胜感激!囿于本馆为非营利受托遗产保管机构,所需购藏经费全赖各方资助,今虽多方努力,目前仍仅筹措到两千万美元。因此,祈贵方能同意以此价格(含贵公司佣金)成交。如允此议,则我方将在一周内先期付款三百万美元,余款在两个月内付清。谨此奉复,期盼佳音。”面对湖南省博物馆这样的举措,国内拍行和买家纷纷表示支持,呼吁华人个人藏家放弃购买。但由于消息的走漏,不少藏家也表示担心2000万美金能不能顺利的买回来。大家都怕在竞拍的途中被老外拍走,后来一致决定以洽购的方式购买。最终于纽约时间3月19日下午,正式向纽约佳士得提出联合洽购皿方罍一事,以促成此青铜重器“身首合一,完罍归湘”。至此,皿方罍终将在世纪分别之后,再度身首合一。

东方今报新媒体中心
  • 新浪微博
  • 腾讯微博
  • 点击排行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