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客户端

核心提示: 在线教育仍在“烧钱”但已告别野蛮 “在线教育目前仍处在非常烧钱的阶段,但也已经度过了野蛮发展的阶段,科技投入将成为在线教育下半场的‘门票&rsq

 在线教育仍在“烧钱”但已告别野蛮

 

“在线教育目前仍处在非常烧钱的阶段,但也已经度过了野蛮发展的阶段,科技投入将成为在线教育下半场的‘门票’。”11月8日,第五届世界互联网大会期间,尚德机构CEO刘通博在接受中新经纬客户端(微信公众号:jwview)独家采访时表示。

刘通博认为,在线教育下半场格局已经大部分确定了,技术投入、效率提升、回归教育本质将决定谁能最终存活下来。而在五六年前,随便一家互联网(教育)公司都可以很轻松地“忽悠”一笔投资进来。

尚德机构CEO刘通博:在线教育仍在“烧钱”但已告别野蛮发展

资料图 中新经纬摄

教育的互联网改造仍处于初级阶段

尚德机构2014年转型互联网教育,但刘通博认为目前互联网对教育的改造依然处在初级阶段。他表示,在国内,在线教育占整个教育行业市场份额的比例最多为10%-15%,市场仍存很大空间。目前,在线教育仍处在与线下市场争抢份额的阶段。

谈到教育与AI、大数据等技术的结合,刘通博表示,教育这个行业天生并不具备和技术相结合的优势。教育行业每年产生的数据量是社会全行业数据量总和的千分之几,但教育对GDP的贡献率约为4%,所以教育行业所产生的数据量和其产业规模并不匹配。

为什么会这样?刘通博分析,首先,目前的教育还是以线下为主,而线下机构受教学模式的限制,很难高频地收集学习数据;其次,线上机构由于场景设计、数据收集等原因,最后处理和存储的数据非常少。他表示,目前头部的在线教育机构已经开始在数据收集上加大投入,在各个场景和环节收集用户行为数据。刘通博认为,只有数据的积累,才能给在线教育下一步的智能化带来可能性,才有可能抓住这波红利。

AI在哪些环节改变着在线教育?刘通博表示,AI带来的改变体现在两个方向,一个是B端(企业端),另一个是C端(消费者端)。C端的改变无非是提高学习效率,但AI在初期,给在线教育企业的帮助可能更大一些。在线教育目前处在非常烧钱的阶段,但当潮水退去后,能活下来的企业都是效率非常高的,这些企业的现金流、利润都做得很好。B端效率的本质是单客模型效率高,就是高效率地传授学生知识并帮助其通过考试。

在线教育的获客成本在逐年上升

对于在线教育下半场的竞争格局,刘通博认为已经大部分确定了。在五六年前,随便一家互联网(教育)公司都可以很轻松地“忽悠”一笔投资进来,但目前在线教育已经过了野蛮发展的阶段,活下来的机构谁能跑到最后,除了看技术投入、效率提升外,更要看的是有多少人能回归教育的本质,为用户创造价值。

目前在线教育行业的获客成本在逐渐提高,原因是流量有限。业内有观点认为,运营上的超大投入是在线教育平台发展的最大阻碍。刘通博认为,当一个机构规模在一亿元以下的时候,运营不是阻碍,但当它达到非常大规模的时候,运营就会成为非常强的阻碍。因为教育最大的问题是(如何解决)规模化,规模化会带来不同的复杂度,而复杂度基本上全部靠运营来解决。从这个角度来说,运营的投入是在线教育走向规模化必不可少的过程。

而对于尚德机构如何处理运营投入与产学研投入的比重,刘通博表示,我们每年运营投入的增长在50%左右,在产学研后端的投入增长在200%左右。“我们的逻辑是在产学研后端的高投入会产生明显的杠杆效应,从而撬动营销效果不断提升。”刘通博说。

东方今报新媒体中心
  • 新浪微博
  • 腾讯微博
  • 点击排行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