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客户端

核心提示: 行为金融学能拯救股民吗? 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理查德·塞勒,是研究人的非理性经济行为的专家,获奖之后,当他被人问道:你会怎么花费900万瑞典克朗(约合730余万人

 行为金融学能拯救股民吗?

 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理查德·塞勒,是研究人的非理性经济行为的专家,获奖之后,当他被人问道:你会怎么花费900万瑞典克朗(约合730余万人民币)的奖金?72岁的泰勒开起了玩笑:“我会尽最大努力,用非理性的方式把这些钱花光。”

  这位宣称要非理性“乱花钱”的经济学家,实际上一辈子都是“理性消费”的呼吁者和推动者。他认为完全理性的经济人不可能存在,人们在现实生活中的各种经济行为必然会受到各种“非理性”的影响。

  “非理性”这个概念,在近年来非常受经济学界的重视。2002 年诺贝尔经济学奖曾授予卡尼曼教授,就是在于他解释了人们在理论上看上去是理性的行为,实际上是如何的非理性;2013年获奖的席勒同样也是因为其著作《非理性繁荣》而闻名。

  上次的节目,我们提到理查德·塞勒在其著作《行为金融学进阶》中揭示过华尔街金融机构加快自己利润增长的秘密,他的理论内容主要是指出了:大户们“需要非理性、信息极其闭塞、愿意持有价格过高资产的投资者。”在股票投资的实际操作中,也常有股价被操纵的情况出现。中小散户投资者往往处于市场中的劣势地位,被当做“韭菜”收割了。而且割完一茬很快又长出一茬来。从行为金融学的角度,我们如何来分析股票价格被操纵的情况呢?

  行为金融学中考察外部环境对人的影响,认为环境会对人的决策产生作用。在股市环境中,很多投资者受到公司信息干扰,政策新闻,甚至自身情绪的影响,都有可能做出非理性的投资,而个体的非理性又会造成群体非理性,操纵者就可以利用群体的从众心理来进行价格操纵。

  要分析价格操纵的情况,我们主要从三个概念来观察:正反馈效应、处置效应和羊群行为。

  传统金融学将市场认为市场绝对理性,并不会存在利润惯性,也就是说投资者无法根据过去的收益盈亏来推测出未来股票的收益。但是实际上,投资者容易受到外部环境的影响,尤其对那些受到追捧的热门股,投资者往往会出现跟风,从而形成正反馈效应。这也就是那些“妖股”没有最高,只有更高的原因。

  在股票市场的正反馈效应模型中,假设有三种投资者的存在:正反馈投资者、被动投资者和操纵者。操纵者首先运用其手中的持股引起股价的变动,此时正反馈投资者看到市场的变化信息作出投资决策,被动投资者也跟随投资,引起一系列投资行为。操纵者利用正反馈投资者的这种跟风投资,来达到获取利润的目的。

  再来看处置效应,它是指投资者在处置股票时,倾向卖出赚钱的股票、继续持有赔钱的股票,也就是所谓的“出赢保亏”效应。我们可以想一下自己是不是常常这样操作?

  行为金融学中引入了效用价值函数,将函数推广到股票市场,就可得到处置效应。在股票盈利的情况下,此时投资者是风险厌恶型的,更有可能会卖出所持有的股票;而在股票亏损的情况下,投资者是风险偏好的情况,更有可能继续持仓。

  在股票市场,投资者往往持有亏损股票的时间会长于盈利股票的时间,此时操纵者更可能利用投资者的这种心理来进行市场操纵获取利益。如何向投资者派发被操纵的股票,一直都是市场操纵的关键,但是如果投资者存在处置效应,结果往往就会有利于操纵者。

  羊群效应大家都很熟悉。在市场竞争当中存在大量的非理性行为,在群体中当非理性个体占据大多数之后,非理性的力量就会占据主导。羊群行为就是集体非理性的一个典型表现形式。在信息不对称或者信息不明朗的时候,投资者效仿别人的购买策略来制定自己的购买决策,过分依赖市场上的舆论信息。非理性的羊群行为,是盲目的相互模仿,降低了价格发现的速度,最终会影响整个市场的运行效率。而研究表明,羊群行为在成熟的金融市场并不常见,而在新兴的金融市场中还很严重;在小公司的股票中比大公司股票中更为普遍,因为小公司的信息更为不透明,投资者在进行投资时容易通过观察别人的行为制定决策,忽略了自身的理性,更容易形成羊群效应。

东方今报新媒体中心
  • 新浪微博
  • 腾讯微博
  • 点击排行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