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客户端

核心提示: 红白理事会倡导乡村文明新风尚   “以前村里有红白事,大摆筵席好几天,吃的顿顿不重样,鸡鸭鱼肉样样全,海鲜还要专门去西安拉回来,一到晚上还有打麻将的。&rdqu

 红白理事会倡导乡村文明新风尚

 

  “以前村里有红白事,大摆筵席好几天,吃的顿顿不重样,鸡鸭鱼肉样样全,海鲜还要专门去西安拉回来,一到晚上还有打麻将的。”宜君县哭泉村党支部书记曹海盈说,操办这些事浪费钱不说,主家还被弄得筋疲力尽。自从成立了红白理事会,开展红白理事会减负担活动,打麻将的、铺张浪费的少了,村上的风气越来越好了。

  “我给去世的母亲过3年,要是按照旧习俗,最起码要大办3天。”村民王海鸣说,“村干部得知情况后来到家里,苦口婆心地给我们做工作,说大操大办、铺张浪费办事,并不代表孝敬老人,移风易俗、勤俭节约才是应当提倡的新风尚。现在简单的大锅菜,虽然清淡了,但是大家吃得特别香”。

  “治理婚丧陋习,关键在于让群众内心认可。”曹海盈介绍道。目前,全村建立了红白理事会,村中有威望、热心服务群众的老党员等被选进理事会,引导群众自我管理,自觉抵制陈规陋习。

  据了解,全县117个行政村正式成立了红白理事会,同时,开展红白理事会减负担活动,杜绝铺张浪费,大力提倡丧事简办、厚养薄丧,得到了群众的称赞。

  走进哭泉镇政府院,墙上悬挂的《关于婚丧嫁娶的有关规定》映入眼帘,经过不断改革和完善,目前全镇各村丧事全部简化办事程序,实现了文明理事。结婚等喜庆事宜,都执行了村级新规定,缩小了待客范围,减少了待客菜品,节俭文明的新做法得到了全镇群众的一致好评。

  “农村红白事操办关系千家万户,管好了这个事儿,就等于减轻了群众负担。”哭泉村“第一书记”靳康鹏说,针对当前农村婚丧嫁娶中讲排场、搞攀比之风越来越重,县上开展“红白理事会减负担”活动,对农村婚丧嫁娶及各项喜庆事宜提出了指导性意见,也明确各村支部书记为“第一责任人”,必须认真抓好贯彻落实。

  雷塬综合服务中心各村通过召开党员会、村民代表会、红白理事会的形式,结合本村实际制定出符合村情的村规民约,对酒席用菜数量、迎亲车辆、乐队数量、丧事操办等方面作出明确要求。各村都通过召开广播会和村规民约上墙公示,确保婚丧新规人人皆知,争取全村群众的理解和支持。

  对各村结婚、丧事等操办事宜,雷塬综合服务中心还要求村干部亲自参与把关。各村婚丧嫁娶实行“周报制”,每周一由包村干部上报各村的婚丧嫁娶情况,统一登记存档。党委副书记、民政部门负责人按时到村进行现场监督,对违反规定的行为及时纠正,通过乡村两级配合协作,确保婚丧嫁娶改革落到实处。

  “群众看党员,党员看干部。奢侈浪费之风往往是自上而下渗透的,除陋习树新风,就要从党员干部抓起。”尧生镇八丈塬村红白理事会会长邢建军介绍,为发挥党员干部示范带动作用,村里党员干部婚丧事宜全部严格按照村规民约执行,同时对党员干部在红白事上使用车辆、有无分别宴请等情况进行严格监督。

  村民邢来顺是一名老党员,他去世时,两个儿子原本想办得热闹体面一点,可邢来顺的老伴对儿子说:“你爸过世前说了,现在从上到下都提倡婚丧事从简,村里更是有明文规定,咱是党员,就要起带头作用,劳民伤财的事咱不干。”最后,邢来顺过世第二天就发丧出殡,村民纷纷对这家人竖起大拇指。

  除了定规矩,八丈塬村红白理事会更注重针对村民的个性要求提供服务。村民胡建祥家庭条件不太好,儿子结婚时,摆酒席可愁坏了老胡:“村里结婚摆酒一般都要花2万元左右,理事会成员们了解我家情况后,经过他们操办,最后我只花了8000元,儿子的婚礼办得简朴热闹。”

  “咱们老百姓这些年好不容易日子好过了,要是因为在红白事上过分攀比,浪费人力物力实在是不应当。”邢建军介绍,红白理事会存在的意义就是大力推进移风易俗,制订的章程就是要给村民带来真正的方便和实惠。

东方今报新媒体中心
  • 新浪微博
  • 腾讯微博
  • 点击排行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