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客户端

核心提示: “不到边防,不明白什么叫使命光荣”  10月28日,神仙湾哨所官兵前往海拔5900多米的“英雄顶”执行巡逻任务。牛德龙/摄  10月28日清晨,海拔5380

 “不到边防,不明白什么叫使命光荣”


点击进入下一页
  10月28日,神仙湾哨所官兵前往海拔5900多米的“英雄顶”执行巡逻任务。牛德龙/摄
  10月28日清晨,海拔5380米的神仙湾哨卡矗立在喀喇昆仑山脉的群峰间,显得庄严而静谧。
  连队的集合哨音突然响起,战士们哈着白气小步集合列队。指导员李士福介绍说,由于高寒缺氧,这里不适合剧烈运动,哨所一年到头都下雪,官兵们一年到头穿着棉袄,连队锅炉也一年到头都在运转。
  新疆和田军分区边防某团神仙湾哨卡位于喀喇昆仑山脉中段,这里年平均气温低于0摄氏度,昼夜最大温差30多摄氏度,7级以上大风天占全年一半,空气中的氧含量不到平地的40%,被称为“生命禁区”。
  吃过早餐,连长李鹏飞带领数十名官兵,登上新式巡逻车去执行巡逻任务。当天的巡逻目标是海拔5900多米的“英雄顶”,这个点位上面积雪终年不化,上山的坡度最陡峭时达到70度,还可能出现狂风、雪崩等险情,这里也是该团全防区最凶险、路况最复杂的一个巡逻点位。
  “上山莫望顶,望顶脚发软。下山莫看底,越看越慌张。”守防官兵中流传着这样一句顺口溜。顺着大家手指的方向,群山顶上雾蒙蒙的地方,有一个好似匕首形状的山峰直刺云端,那里就是“英雄顶”。
  巡逻车在怪石嶙峋的山谷中颠簸了半个多小时,官兵们下车开始换为徒步巡逻。
  “大家把面部包好、眼镜戴好!”上士班长马小林提醒官兵们说,这里紫外线强度高出50%,一不小心眼睛就会被雪反射的太阳光刺成雪盲,裸露的皮肤也极易被灼伤,后期恢复治疗特别麻烦。
  连长李鹏飞走在最前面,提醒大家重新整理一下装具,并把鞋带勒紧打成死结。他手脚并用踏雪开路,巡逻队伍从山腰斜插上去,呈“之”字形往山顶开进。
  “鞋子太重要了!”李鹏飞强调说。2014年春节前后,该团一支巡逻分队返回途中,带队干部发现战士小王右脚上的鞋子没了。海拔5000多米的地方,一不留神就会被严重冻伤,并且谁也背不动谁。
  小王当时觉得反正脚也冻麻了感觉不到啥,坚持要走。战友们还是从他走过的雪窝里把鞋子给刨了出来。小王被送下山治疗时,医生说幸亏救治及时,否则5个脚趾头就保不住了。自此以后,系鞋带、检查装具等准备工作就像打完靶要验枪一样,成了巡逻官兵徒步穿越积雪区前必不可少的“操作规程”。
  海拔越来越高,官兵们往前爬一段,就得休息好几分钟。队伍里除了喘气声,就是脚踩积雪的咯吱咯吱声。
  风吹打着,大家鼻尖上个个挑了一截冰溜子。突然,一阵大风袭来,列兵韩卓宇脚底一滑,顺着山坡往下滚,在他身后的下士邸丽嘉眼疾手快,一把抓住了他的衣服。李鹏飞赶紧滑下来一手扎在雪面上,一手死死勾住了韩卓宇的外腰带……
  爬了近3个小时,终于登上了“英雄顶”。登顶的那一刹那,大风夹着雪粒,像鞭子一样抽来,大家嘴巴张得大大的,还是喘不过气来。列兵韩卓宇胃里反出一股难闻的铜腥味,接着便低头呕吐,吐出了黄褐色的苦水。
  “赶紧吸氧,防止肺水肿!”李鹏飞大声喊道。军医岳阳拿出便携式氧气袋,插在韩卓宇的鼻孔里。在神仙湾哨所这样的地方,任何一个症状都大意不得,一个摔倒、一个感冒,都可能夺走人的生命。
  2016年1月新兵进驻高原哨所,新战士王永柱出现嘴唇发紫、甲床发青、咳粉红色泡沫状痰的症状,疑似患了肺水肿。连队迅速将他转送至海拔较低的三十里营房医疗站,直接送进高压氧舱,经过一个星期的治疗,王永柱才逐渐恢复健康。医疗站的医生说,再晚一点,有可能就救不过来了。
  “以前每次外出巡逻,只有一袋氧气供整个巡逻队使用,谁都舍不得吸,要给最需要的同志留着。如今氧气不再是奢侈品了!”官兵们感叹说。早些年,戍边官兵用氧要通过千里新藏线从山下往山上调运。2010年,哨卡修建了制氧设备,氧气接到了床头,官兵们终于结束了几十年来吸不上氧的历史。
  谈起连队的发展变化,上士马小林如数家珍:“1998年,卫星电视系统投入使用;2000年,无土栽培的蔬菜大棚建设完成;2009年,入住第五代营房;2014年,新型保温哨楼屹立边关;2016年,高原富氧训练室建成并投入使用;今年,军营超市落户哨卡……哨卡的守防条件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趴在“英雄顶”俯瞰下方,不远处的山口有一个白色纺锤形的墩子。官兵们说,那里就是喀喇昆仑山口,是条传统商道,而那个墩子是用骆驼的头骨和腿骨拼接而成的界桩。李鹏飞拿出望远镜站在最高峰极目远眺,观察、检迹。
  下山时,大家背贴着陡坡往下滑,中途不想遇上了暴风雪,狂风怒吼着卷起浮雪,不停抽打着官兵们的面部。大家的视野里,都成了灰白色的幔子,分不清路在哪人在哪。李鹏飞说,这个时候要特别小心,警惕出现雪崩险情。
  说起电影上才会看到的危险情形,大家仿佛在聊着家常事。官兵们古铜色的脸上总是挂着憨厚的笑容,常年出生入死的巡逻生活让大家情同手足。
  返回的车上,吃着喷香的西式糕点,大家说起了炊事班长王刚。每次巡逻分队回来,他都会先看大家的干粮吃的怎么样。有一次,传统的油炸饼、大葱回来时剩了很多,王刚自责地哭了起来,觉得自己很失职。2017年休假,他专门找到一家甜品店拜师,回来后推出的糕点、面包、饼干受到了战友们的喜爱。
  军医岳阳被称为连队“最忙的人”。1990年出生的他是名十足的“山东大汉”。每次巡逻他都主动要去,生怕有战友巡逻中出现意外得不到及时救治。
  连队官兵大多很年轻,上士班长马小林1989年2月出生,2009年入伍的他如今已是哨卡上兵龄最长的战士。他是连队有名的“边防通”“活地图”。因工作出色,荣立三等功1次,两次被评为边防执勤能手。
  “不到边防,根本不懂得什么叫领土神圣;不到边防,根本不明白什么叫使命光荣。”马小林说,按照任务规定,这样的抵边巡逻每月要有多次,每次大家都会争着去。
  又是一个清晨,官兵们像昨天一样按时训练、巡逻。曾被中央军委授予“喀喇昆仑钢铁哨卡”荣誉称号的神仙湾哨所伫立在高原上,远处的山脊在晨光的辉映下闪烁着金属质的光芒,仿佛一道钢铁般的脊梁。
  “有一个地方,叫神仙湾,藏在白云中哟,坐在险峰间……”踩着整齐的步伐,官兵们唱起了连歌,歌声在雪峰间久久回荡。
东方今报新媒体中心
  • 新浪微博
  • 腾讯微博
  • 点击排行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