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客户端

核心提示: 李东娇跟随丈夫革命坚贞不渝李东娇,1919年12月生(于2016年8月去世),东莞人。抗战时期,她为了党的事业,全力支持丈夫从事地下党工作,并在饱尝牢狱及日伪军的皮鞭棍棒

李东娇

跟随丈夫

革命坚贞不渝

李东娇,1919年12月生(于2016年8月去世),东莞人。抗战时期,她为了党的事业,全力支持丈夫从事地下党工作,并在饱尝牢狱及日伪军的皮鞭棍棒之苦,以及痛失多名至亲的亲人的情况下,依然坚持革命,为游击队做饭烧水,为当时革命力量发展壮大作出了贡献。

忍辱负重

与丈夫一起与敌人抗争到底

“那时自己被关在牢房里,敌人什么招都用尽了,将我往死里打,就是想从我口里知道丈夫的去处” 谈起以前的牢狱生活,李东娇老人心有余悸。1942年,23岁的李东娇因为丈夫是地下党骨干,而被日伪军关押到牢房里。她每天所面对的就是严刑拷打,为了获取她丈夫黄仁宽的哪怕半点有用讯息,敌人都会不择手段。不管敌人如何逼供,李东娇始终以一个词“不知道”来回答,她坚信,革命终究会成功,正义一定会压倒邪恶。她和自己的丈夫一样,早已将生命置之度外。

据《大岭山丰碑》记载,1938年,日军入侵,东莞县太平、石龙、莞城三大镇相继沦陷,人民生活在水深火热当中。同年,为有效抗击敌人侵略,中共地下党组织在大岭山地区建立了中共支部,并组织太公岭、龙山、龙岗、元岭、大片美、鸡翅岭、矮岭冚、大沙、百花洞、大塘朗等力量,共同抗击日寇、国民党顽军和土匪。到了1939年,在全东莞范围内掀起了一个抗日救国的高潮。

1939年的一天,中共地下党在大岭山组织了一次除奸行动,行动中,李东娇的丈夫黄仁宽在几名队员的配合下,冒生命危险深入当时戒备森严的敌人据点——连平墟,成功抓获并击毙充当日寇耳目的汉奸李容水,沉重地打击了敌人的嚣张气焰。随后,革命区军民士气大增,继而涌现出1940年“葵衣队”痛打日本鬼子等系列名扬大岭山区的战斗故事。日伪军的连连受挫,自然加深了对黄仁宽等地下党代表的搜查打击力度。敌人在周边大范围悬赏通缉他,甚至给出了“三两骨头四两金”的超常高规格行赏条件,扬言只要谁打死黄仁宽,就按其骨头重量论斤行赏黄金。

另据史料记载,1941年8月,由于战时需要,东纵主力撤出大岭山区,转移到宝安、怀德一带打击敌人,只留下少数同志和群众一起坚持斗争。大岭山根据地陷入了血腥的恐怖中,游击小组也转入地下活动,转到大岭山的石洞里。期间,李东娇冒着生命危险,同其他有志之士一起,偷偷地为游击队烧水做饭,并且提供房屋为游击战士开展活动,帮他们一次次地摆脱了险境,将当时这一支小小的革命力量保存并发展下去。

“作为地下党骨干,丈夫白天住在附近的山洞里,晚上才回来,有时呆了还不到几分钟,就匆匆离开,因为敌人来得太频繁了,一天会到家里搜好几次” 李东娇说。没有抓到黄仁宽,穷凶极恶的日伪军就拿他的家属开刀,每天多次对李东娇等家属毒打逼供。回忆起70多年前的恐怖牢狱生活,李东娇心情无法平静,她说:“敌人下手太狠了,天天打我这个弱女子,我当时被关在位于东莞石龙的牢房里有三个月,没有一天不挨打。随后转到其它地方继续关,也是一样,天天打我,当时真的以为自己要死了,几乎看到了鬼门关”。李东娇的家公和大女儿都死在了日伪军的牢房里。敌人最后把奄奄一息的李东娇扔回她那间破败的屋子里,妄想等黄仁宽过来看她时再将其抓获,李东娇以坚决的态度让敌人没有得逞。她从牢房出来后一年多时间没有见到过自己的丈夫,从来也没有要求见他,她感觉对丈夫来说太危险了。“丈夫携枪妻送弹,爸抬担架妈送茶。”本地作者李干鸿老人曾经写的这句东江革命对唱歌曲,真实再现了大岭山当时革命家庭拥军的场景。正如李东娇及其家庭,为了支持丈夫地下革命工作,李东娇一次次含泪目送丈夫离开自己,并为游击战士做饭烧水,为了革命成功,她这个家甚至失去了多名至亲的亲人。

太多的记忆

让她无法割舍这片热土

李东娇二儿子黄先生表示:“母亲坚持要住在村里,怎么也不愿意搬到条件更好的莞城与我们一起住,我们兄妹几个轮流过来照顾她”。老人住的老房子,曾经也被日伪军炸平过,1969年,在政府的帮扶下才得以原地重建。生前,李东娇保持着一贯的简单生活习惯,早上5点多起床,到附近遛遛马路,然后回来简单做点早饭,通常做些米粉、稀粥吃,有时其孩子会帮其做好早餐。

对李东娇老人来说,大环这片曾经侵染过血雨腥风的热土有太多关于自己的珍贵记忆,这种感情就如在心灵深处的一根牵系灵魂的风筝。


来源  | 大岭山报社

图文  | 蒋兵华、李应华、吴国良

东方今报新媒体中心
  • 新浪微博
  • 腾讯微博
  • 点击排行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