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客户端

核心提示: 范以锦:我们看到南方的辉煌南国深秋,低温还没袭来,但空气的流动已经加快。一些黄叶,在路边欢腾而起。广州大道的行人,脚步匆匆,似乎是收到了季节变换的信息。杨箕村口

 范以锦:我们看到南方的辉煌

南国深秋,低温还没袭来,但空气的流动已经加快。一些黄叶,在路边欢腾而起。广州大道的行人,脚步匆匆,似乎是收到了季节变换的信息。杨箕村口的一个保安,拿起一份新到的《南方都市报》,很仔细地读着。报纸上的日期,写着2006年11月15日,周三。

这是一个很寻常的秋日,当天的新闻并不多。在广州大道中289号大院里,却弥漫着一种离别的不舍。一位老人,即将告别他从事了36年的新闻实操岗位,进入他最后一天的工作。在他到了60岁之际,他已经多次提出“到点就退”,后来由于各种原因,还是拖了8个月。

终于,离别的时间已到,就在这个深秋的早晨。一早就有人守候在范以锦办公室旁。待他开门进入办公室,色彩斑斓的鲜花就送到了他手上。这是21世纪经济报道编辑部专程从云南定购回来的,作为退位老人,他第一次享受到了这种异乎寻常的温馨。

“你们可以叫我老范了”、“无官一身轻”——这就是范以锦。之前一天,他还是南方报业传媒集团的掌门人。如今,他终于可以不当“新闻官”了。

“他那一天,老是在提安全着陆”,见证了范以锦一路艰辛历程的一位老记者说,“你们都不知道这句话分量有多重,多么难得啊!”

范以锦在办公大楼二楼大会议室的交接班仪式上发表卸任感言,断断续续,因为不断被掌声打断。

下面一个字、一句话,范以锦都进行了深思熟虑的琢磨:

从今天开始,大家可以称呼我“老同志”了。

老同志见面往往会关切问一声:“安全着陆没有?”历经风风雨雨,今天范以锦终于安全着陆了。

谢谢大家掌声的祝贺!此时此刻卸肩比规定时间延长了8个多月,感谢组织的信任,感谢全体南方报人长期以来对我的关爱和支持。

我快进入60岁时,就期盼依时从集团领导岗位上退下来。集团人才济济,后继有人,一代更比一代强,杨兴锋等同志上来,会比我干得更好。报社领导岗位是光荣神圣的岗位,而在这个岗位上又会碰到陷阱,如临深渊、如履薄冰。我自1983年进入报社领导班子的23年间,从不敢松懈,尤其是担任总编辑、社长之后,进入了“一级战备”状态,把时间和精力都集中到报社的事业中。我企望进入花甲之年之后能给我留点“自己能支配自己”的空间。我依时从集团领导岗位上退下来,于公于私都有利。从今天开始,我那根绷紧的神经终于松弛下来。所以,今天我要说,不当“新闻官”的感觉真好!

掌声就是理解,感谢各位的理解。我希望掌声是送给我的,而不是留给你们自己的。我刚才那番话是针对老同志说的,而年轻人还得有上进心、有事业心,像我年轻时那样,主动给自己加压力。事实上,我们集团许多同事已是这样做,为了事业埋头苦干,呕心沥血。辉煌与痛苦是联系在一起的,要想辉煌一些,就得痛苦一些。

我大学毕业后就进入南方日报社工作。我感到最幸运的是,我永远属于南方报人。我感到最自豪的是,我和在座的各位同事与新老一代南方报人共同培育和发展了在全国有广泛影响力的系列品牌媒体。我感到最欣慰的是,虽然我没有给下一届班子留下多少财富,但留下了思路、留下了人才、留下了发展后劲。

东方今报新媒体中心
  • 新浪微博
  • 腾讯微博
  • 点击排行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