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客户端

核心提示: 36岁孕妇自杀背后的现金贷疑云 叶巧英自杀当天,叶伟民和妻子正在什邡市的一处工地上干活。下午一点多,女婿李平打来电话,“家里出大事了,你女儿喝了药,赶紧回来!

 36岁孕妇自杀背后的现金贷疑云

 

叶巧英自杀当天,叶伟民和妻子正在什邡市的一处工地上干活。下午一点多,女婿李平打来电话,“家里出大事了,你女儿喝了药,赶紧回来!”

 

夫妻俩随即坐上儿子的出租车赶了200公里的路,见到女儿时已是傍晚五点多。望着躺在堂屋早已停止呼吸的叶巧英,两人哭成一团。

 

虽然只看过一眼女儿留下的遗书,但叶伟民依稀记得里面写了些什么,“爸爸妈妈,对不起,我是被人所骗,欠上了很多钱,我既不敢跟你说,又不敢跟我老公说。”

 

这个60岁的老农民用并不标准但能清晰辨识的普通话,回忆着遗书里的内容。他的妻子坐在一边,一言不发,扭过头静静听着。

 

他们的女儿,今年36岁的叶巧英,于11月12日在服用农药后身亡,同时带走了腹中仅两个月大的胎儿,留下了一个三岁的孩子、一个破碎的家庭,以及一连串未解的谜团。

 

自杀

 

叶巧英一家来自四川省内江市威远县观音滩镇。十八九岁那年,她出嫁离开了父母的身边。但她的第一段婚姻并不顺利,直到2013年经人介绍,她才遇到了比自己小4岁同样也经历过一次失败婚姻的李平。

 

李平老家在距离观音滩镇20公里外的连界镇的农村,早几年他在镇上买了房,叶巧英便跟随李平住到了连界镇。结婚没多久,他们的第一个孩子就出生了。

 

平日里,叶巧英就在镇上的家里带孩子,李平在外开货车赚钱,两三天回来一次。她的婆婆——李平的母亲由于年事已高,和儿子儿媳住在一起。有农活时,婆婆就回到村里的老房子住几天,种种地,就当锻炼身体。

 

11月12日上午10点多,平时几乎不怎么下村的叶巧英突然带着孩子来到婆婆家。那是一栋特色鲜明的两层楼四川民居,平房瓦顶、四合头、大出檐,李平和他两个姐姐从小就在这里长大。

 

但回去时屋里没人,叶巧英打电话给婆婆,得知婆婆正在房子上坡的一块地里干活,叶巧英便拉着孩子上去找她。

 

婆婆回忆,当时看到叶巧英时,儿媳的精神和心情都不怎么好,觉得可能是因为怀孕的缘故。但接下来叶巧英说的话,让她着急了起来。

 

叶巧英对婆婆说,我感觉身体疲乏得很,你把孙子带好,我不想活了,我外面欠了太多钱了。

 

婆婆追问,“欠好多钱?想办法还嘛。”

 

“我还不起了,太多了。”

 

“到底欠了好多嘛?”

 

叶巧英说,欠了七八万,还不起了,干脆死了算了。

 

说完,叶巧英转头就走,孩子跟在身后。婆婆觉得儿媳说的话不对劲,便追上去。但今年66岁的她腿脚不便,走起路来吃力得很,更别说走上下坡的路。

 

婆婆走到半路,看到孙子踩到了猪粪,就停下来给孩子清理。等找到叶巧英时,她正坐在屋门前的一片乱砖堆上。婆婆意识到要立马给儿子打电话,但她只会接听,不会拨打,于是叫孩子陪在叶巧英的身边,自己去下坡的邻居找人打电话。

 

叶巧英在屋门前服下农药。

 

当天12点23分,李平接到了邻居的电话,话筒那头是母亲的声音。母亲说你老婆把小孩送了回来,说欠了很多钱,情况不对,你快回来。

 

当时李平正在开车运货,距离宜宾市城外60公里左右,准备运回连界镇上。

 

李平一听到母亲的话,转手就给妻子打过去。这时他才发现,11点59分,叶巧英曾打来一个电话。

 

李平记得很清楚,那个时间点他应该刚刚装好货盖上棚布,因为要抓紧过磅,否则过了12点人家就下班了。那时手机放在车里,他就这么错过了最后一次和妻子通话的机会。

 

李平在给妻子打了四通电话都无法接通后,他有了一种不好的预感,“家里要出事了。”

 

他的预感很快就应验了。

 

等叶巧英的婆婆打完电话再走上来,远远地就看到儿媳仰面倒在砖堆上。婆婆当时就急了,使劲呼喊坡下的邻居,向他们求助。

 

等邻居们上来后,谁也不知道叶巧英服用了农药,以为她只是怀孕的缘故,身子有些虚弱,最糟也只是流产,便一边呼唤她一边掐着她的人中。

 

12点48分,李平第二次接到邻居的电话,这次是邻居在说话,“你老婆不知道怎么回事,躺在那里了,看着挺严重。”李平随即请邻居拨打120急救。

 

过了一会,叶巧英开始口吐白沫,众人把她从砖头堆上抱起,此时被叶巧英压在身后的农药瓶滚了出来。瓶子上写着,“氯氰毒死蜱”。

 

叶巧英的孩子指着那个瓶子说,这个瓶子是我妈妈的。

 

事后亲戚问孩子,你妈妈今早喝了奶奶没有?孩子说,我妈妈买了奶奶来,妈妈自己喝了,喝完了没拿给幺幺(乳名)吃。

 

叶伟民分析,女儿为了不让孩子去碰农药瓶,喝完后就藏到了身后。

 

当天下午1点27分左右,救护车赶到现场立即开始抢救。但很遗憾,这种杀虫剂农药药效极强,医护人员最终还是没能留住叶巧英的生命。

 

婆婆说,叶巧英始终拉着孩子的手,李平分析:“我估计她喝药的时候也舍不得孩子,所以一直拉着孩子。”

 

李平当天下午4点多才赶回到镇上,随即又坐着摩的往村子里赶。到家后第一件事就是揭开盖在妻子身上的白布,再看她最后一眼。

 

“喉咙里面说不出话,眼泪就下来了,心里面特别难过。”李平说。

东方今报新媒体中心
  • 新浪微博
  • 腾讯微博
  • 点击排行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