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客户端

核心提示: 管虎坐阵,三位 百亿 影帝出演,《金刚川》上映之前就得到了极高的关注,小姐姐也是,上映当天就赶紧买票去看了。 那为什么到今天才写呢 呃 说来话长 跟想象的,不

管虎坐阵,三位 百亿 影帝出演,《金刚川》上映之前就得到了极高的关注,小姐姐也是,上映当天就赶紧买票去看了。   那为什么到今天才写呢 呃 说来话长     跟想象的,不太一样啊   严格来说,《金刚川》聚焦的 金刚川之战 并不是当年的正面战场。但金刚川是战略要地,志愿军所有的人员、物资都需要通过这条湍急又宽阔的大河,运到朝鲜主战场。   而金城战役,正是抗美援朝最后阶段的关键一战,因此发生在金刚川这个后方战场的战斗,激烈程度完全不亚于正面战场。     小时候历史学得不错的小姐姐进电影院之前,自动脑补的都是枪林弹雨,炮火连天,炮弹溅起的巨大水花,或者遮天蔽日的火药烟气等等这种大场面。   但《金刚川》完全不是这样的拍法。     影片分为了4个故事,分别是士兵、对手、炮兵和大桥。前三段故事相对比较长,发生在大约同一个时段,也就是说炸弹从飞机上落下、地上水里的轰炸、弹片造成的重伤这些相对而言较大的场面只有几个。     其次,真实历史中志愿军要在敌军炮火梭巡中争分夺秒地修桥,但片中同一时段的三个不同故事造成了时空的重复,打断了紧迫性。如此处理,与大家熟悉的战争题材影片相比较,确实少了些惊心动魄之感。   带着这个问题看到最后,小姐姐明白过来:为什么不能这样处理呢?!   就算是战争片,大场面也是可以减少,紧迫感完全可以放缓,因为《金刚川》所着力塑造的,是人,是一个个年轻鲜活的生命,是一个个性格各异的人生,是一个个让你笑过又哭过的,最可爱的人。       谁是最可爱的人?   片中让人印象最深刻的人物,莫过于张译扮演的张飞。开场时他通知关磊降职(自己升职)的一场戏,表情木讷,眼神里却藏着歉意,本来就话少,一出口还都是浓重的陕西乡音,活脱脱一个 陕西愣娃 。不过这还是一个轮廓鲜明的形象。   后来关磊开火,他跟在火炮后面跑,心疼地看着射出去的炮弹,不停地提醒关磊:就剩这几十颗炮弹啦,再打就没啦!   在两个炮兵营地中穿梭的场景也很有意思,即使远离战场,即使空无一人,他仍以标准的动作快速通过不能隐蔽的平地。     看到这里会觉得,此张飞非彼张飞,此张飞遵守规则,性格谨慎,即使战场上千钧一发的时机,也始终记着炮弹不多要省着点用,很有些长远眼光。   但同时这又是他的短板,过分遵守规则以至于不能随机应变。因而即便升了职,火炮的控制还是得听关磊的,这让 陕西愣娃 的轮廓,有了详实又别具一格的细节纹理,人物形象跃然而立。     与关磊亦师亦友的深厚情谊,表现地更加巧妙,看关磊改不了战场上抽烟的老毛病,他就偷偷拿走了装烟叶的铁盒, 陕西愣娃 有时候愣,但在朋友的大事上,从不愣。   因为如此,后面张飞 冲冠一怒为知己 ,在火炮上与杀友之敌死磕到底的场面,丝毫不让人觉得过火,只觉得过瘾又感动,人物性格细节的扎实,才能让最后崇高的升华顺理成章,勾人眼泪。     第二灵的人物是关磊,他正好是张飞的对立面:不爱遵守规则,敢于冒险,不放弃任何能击落敌机的机会,张飞觉得打不中的,他调整角度之后就能打中。   性格也完全不同:话多,平时嬉皮笑脸。有个场景是他从炮台上跳下来,一边聊天,没走几步,手就拉开了裤子拉链(也可能是纽扣),然后就开始大大咧咧地 放水 了。     可在这种油腔滑调的 京痞子 掩饰下,关磊是侠义柔肠的男子汉。被派去危险性相对较低的隐蔽炮位时,他死皮赖脸地跟张飞换,换不成就干脆去抢!   即使张飞已经成了上司,他却始终以师傅的身份,在危险逼近之时挡在张飞前面。单独刻画关磊性格的戏份不多,但寥寥几个场面,就让他的侠义形象深入人心。     第三个让人动容的,是李九霄扮演的刘浩。刘浩是一个小班长,他所有的念想就是过河,参加大战,为已经牺牲的战友们拿个奖章再回家。   这个心愿实现起来不容易,战役进入后期,立功机会已经不多,况且他们连好几次被留下来辅助工兵连。所以当他用四川话向连长抱怨, 这哪能老是我们啊! 的时候,很多人都笑了。     有人说刘浩的形象不够厚重丰满,小姐姐却觉得,我们青春期的时候不也是这样吗?满脑子模模糊糊的想法,真正付出行动的时候,却是全凭着 不能让他/他/他们失望 的那口气。   对于一个在战争中成长起来的十几岁少年,要为牺牲的战友拿个奖章这口气,就显得更为隆重,他可以不顾生死,却不能让并肩作战的伙伴白白牺牲。所以他扛着木头的背影,就是旁白中那句 那一年我们都才十七八岁 的真实写照。     邓超在片中是特别出演,由他饰演的高福来始终让人笑中带泪。一着急就要说江西话,被刘浩怼了之后气急败坏地问旁人,哪个听不懂江西话?结果看他手上拿着水壶,听江西话全靠瞎猜的士兵就会错了意,回答 我不渴。 全场大笑。   原本离我们很远的历史,因为方言的笑话,一下子变得近在咫尺。看到最后只剩半截身体的高福来,还挣扎着对刘浩说, 别管我,快修桥! 时,小姐姐哭惨了,为我们献出生命的英雄,不再是历史上数字和名字,而成了一个个真实的人。     可以说,《金刚川》在个体人物的塑造上,其完成度非常之高,一群鲜明个体连接而成的英雄跃然眼前,既有不怕死不怕苦的群像,又有性格细节清晰可辨的单独肖像。   也因此,当小胡眼睛上蒙着纱布,和不断涌来的战友们开始又一波的紧急修桥作战时。小姐姐最开始的那个问题得到了回答,大场面快节奏的战争片已经够多了,就让我们在《金刚川》的细节中,看到更多的人,更多地看到人吧。   因为他们是最可爱的人,即使只有一腔孤勇,也值得一笔浓墨。
东方今报新媒体中心
  • 新浪微博
  • 腾讯微博
  • 点击排行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