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客户端

核心提示: 这是一条短短2.8公里的村道,十年前,当地一位村小老师因道路难行,护送学生上学不幸坠崖遇难,后来被追认为烈士;十年后,这条村道依然没有修葺硬化,每逢下雨泥泞不堪,

这是一条短短2.8公里的村道,十年前,当地一位村小老师因道路难行,护送学生上学不幸坠崖遇难,后来被追认为烈士;十年后,这条村道依然没有修葺硬化,每逢下雨泥泞不堪,由于道路紧邻山坡,另一边是深沟,不仅出行不易,还暗藏很多安全风险。

修路,成为四川巴中南江县赶场镇白梁村二社和三社村民的一块 心病 ,他们希望能早日修好这条村道,可以畅通出行,车辆可顺利进出村里 。

但,这一切似乎并不那么容易 10年间,也曾有村民反映过这条村道的情况,但修路一事一直无果。时间来到2019年,一听说要修路,村民们自筹10余万,结果公布下来的县内计划修建道路并没有村里的,一问 没有指标 。由于1公里路造价在40到50万元,村民们自己想修,但因筹钱不够,只有暂时搁置。

对于这条十年未修、仿佛 被遗忘 的村道,南江县赶场镇政府一工作人员日前告诉红星新闻记者,这条路几乎每年都向县上申请,但确实没有修路指标。镇政府去年指导在白梁村发展核桃产业,今年仍无修路指标,接下来会再次申请,看看明年能否解决

网友反映:

村道泥泞难行,曾有老师护送学生上学坠崖遇难

近日,有网友发布微博反映,四川巴中市南江县赶场镇白梁村二社的一条村道,泥路成槽无法行走,引发众多网友关注。微博中还提到,2010年,当地一位村小教师雷国忠在护送学生上学途中为救一位学生不幸坠崖身亡,后来雷国忠被追认为 烈士 。10年后,当时出事的2.8公里道路依然泥泞不堪,车辆无法进村,为了能修路,村民曾自筹一部分钱,但经了解,该道路多年没被南江县纳入修路指标范围内。

红星新闻查证了解到,雷国忠生前系南江县赶场镇白梁村小学教师,2010年5月,他在护送学生上学途中为抢救一学生不幸坠下悬崖遇难,年仅57岁。同年10月,经四川省人民政府批复同意,为抢救学生生命而光荣牺牲的雷国忠被追认为革命烈士。

白梁村距赶场镇仅几公里,这条2.8公里村道是进入村里二社和三社的唯一出入道路,由于多年未硬化,每逢下雨都泥泞难行。对这条村道进行修葺硬化,从而更加方便地出行,成为当地村民的多年愿望。

9月22日,红星新闻记者了解到,反映此事的网友岳剑在9月15日中午到白梁村好友家玩耍,因进村道路太难走,回家后便在网上发出了上述微博,反映了白梁村二社、三社村道泥泞不堪,村民无法正常出入的情况。

9月23日,红星新闻记者联系上岳剑,据他介绍,走过这段路之后,自己曾向当地村民和村委简单了解了一下情况,都说没有修路指标。因道路太烂,出行不便,村里还有老人和小孩,对他们来说出入村里更不容易。同时,有些路段路边就是悬崖,还存在着安全隐患。 (这条微博)在网络上发出之后,受到很多网友和当地政府的重视,反响很大。 岳剑说。

记者调查:

路面泥泞破烂成沟槽,全村仅一辆越野车可顺利进出

9月22日,红星新闻记者前往南江县赶场镇白梁村,一路打听终于进入网友反映的这条难走的2.8公里村道。

在白梁村小,一位老师向红星新闻记者介绍,进入三社和二社的道路只有一辆车能够出入,就是村民张明光驾驶的越野车。
 


 

三社过路桥

红星新闻记者随后从白梁村一社出发,以一条桥为界,经过桥面后,硬化的水泥路便终止,向左便是进入三社和二社的道路,也就是被网友反映的 难走的村道 。向右则是一条土石路,蜿蜒上山。

红星新闻记者随后沿公路行走,100米后,泥泞路开始变成沟槽路面,因为下雨的原因,被车辆碾压成的路面沟槽已积满了水,记者用树枝试了一下深浅,足足有10余厘米。前行300米,在一房屋处,一位姓吴的80岁老人告诉红星新闻记者,进入3社和2社的道路从桥头为界,过桥后往右上山也是三社范围,往左走是三社和二社出入村里的唯一道路。他自己居住的位置就是,白梁村三社。
 


 

2020年9月路面

这条路已经有30年左右的历史了。 吴老说,道路最近几年已烂得很厉害,出行很不方便,不知何时能够解决。对于10年前雷国忠老师护送学生上学坠崖一事,他说,确有其事,事发地就在自己居住房屋100米远的地方。

随后,红星新闻记者继续前行,碰见白梁村二社雷玉伦夫妇正在打稻谷,雷玉伦对记者说道, 二社的村民苦啊,道路几十年都没有硬化,我们想像同村的一社一样,畅通出入,现在种的东西想卖也拉不出去 。

雷玉伦妻子介绍,白梁村距赶场镇仅7公里,由于现在路烂不好走,村民到镇上赶集,天不亮就要打着电筒背着农产品出发,7公里路要走一个多小时。

人行不便,车行也不方便,由于道路坑洼泥泞,一般的车很难通过。如今,只有二社村民张明光购买的一辆途乐硬派四驱越野车,由于底盘高,成为顺利出入二社的 唯一车辆 。他的越野车,也成为村里出行的 保障车 ,村民到镇上或者南江县城,只要顺道,一般都是乘坐他的车。

张明光告诉红星新闻记者,自己曾有一辆奥迪A6,回一次白梁村,保险杠和底盘都被刮烂。之后,自己才购买了这辆越野车,底盘高,方便自己回老家出入村里。不过,他介绍,尽管底盘高,这辆车在这条路上 有时候也会出现托底的现象 。

针对这2.8公里泥泞破烂的村道,白梁村二社和三社村民反映强烈,希望把路修好,不仅方便出行,更能将自家的农产品运出去销售,因此增加收入。

筹钱修路:

村民自筹10余万元也是杯水车薪,还一直没修路指标

80多岁的吴老告诉红星新闻记者,如今村里房子修得不错,但住的几乎都是老人和小孩。由于道路太烂,出入村里更是难上加难。 村里有条件的坐摩托也只能到桥头,再走路回家 。2019年,白梁村说要修路,但后来说没有指标,吴老说: 没有修路的指标,只有看后后面能不能修。

在吴老居住处周围的邻居曾计划自己修路,方便出行,但因为疫情,自修道路一直被搁置至今。
 


 

白梁村二社筹款名单

村民雷玉伦介绍,这2.8公里的路,开头是三社境内,修起来相对较简单,二社的道更为恼火,更长的路段在二社。2019年,村支书到上级相关部门开会后说修路有指标。随后,村民积极筹钱,二社每户出3200元,共筹到10余万元,但后来县里修路的指标用到了其他村里。因二社没有社长,暂由村民代表雷国强管理筹款账务。9月23日,红星新闻记者联系上雷国强,他介绍,自从2019年上半年二社村民筹集10余万元后,这笔钱一直在自己手里,等修路指标下来修路启动时再使用。

村民张明光向记者介绍,他2017年就拍下这条村道的照片到当地论坛,希望解决村里二社的社道路太烂的问题。因为自己有一辆越野车, 我出入村里没有问题,主要是屋后山梁还有10多户村民出入恼火。

张明光介绍,自己一直在延安做建筑生意,最近几年生意稳定,因为父母在老家居住,每年多次回家,但破烂的村道一直困扰着三社和二社近的村民。 本想在老家投资300万养200头牛,但是看到路烂,只有算了。 张明光边摇头边对红星新闻记者说。

对于修路,张明光也努力过。他介绍,原计划是让村民筹钱,自己出大部分钱,把这2.8公里路修了,但筹款后发现,按照造价50万一公里的成本计算,总造价接近150万。村民筹钱10万元,自己要承担100余万,超出自己的承受范围。张明光说: 现在能够修这条路的只有政府,现在大家都在等政府的修路指标,看什么时候能有指标下来,修好这条路,为村民造福。

为何难修:

村上多次上报仍无修路指标 镇政府回应明年再申请

针对白梁村修路一事,红星新闻记者联系上白梁村村主任岳兴全,他介绍,白梁村的村道已经贯通硬化,可顺利到赶场镇,关于三社和二社的修路问题, 一直没有指标 。
 


 

2020年修路赶场镇修路指标没有白梁村

这条村道是社道路,也是二社出入村里的道路,道路修起多年一直未硬化,每次下雨有车路过,道路就被压成沟槽。现在一般的私家车只能开到三社桥头。

为了路好走,每年村里都花费几千元拉砂石铺一下路面,让村民在过年的时候能够把车开回家。 岳兴泉说。

如今,这条路泥泞不堪,通行非常不便,岳兴泉表示,自己也很难过,村民多次反映村上修路的情况,县上和镇上领导到村里查看过,村上也多次向镇上打报告,还是没有指标下达。二社、三社地处偏僻位置,产业跟不上,修路申请很难通过。

对于白梁村2.8公里村道破烂未修一事,9月23日,南江县赶场镇政府一工作人员表示,确实没有修路指标,这条路几乎每年都向县上申请,但确实没有修路指标,因该村二社、三社没有产业支撑,很难申请下指标,赶场镇政府于是在2019年指导在白梁村发展核桃产业,共有700亩,今年还是没有修路指标, 接下来我们会再次申请指标,看看明年是否能够解决这2.8公里的道路问题 。

红星新闻记者 张杨

东方今报新媒体中心
  • 新浪微博
  • 腾讯微博
  • 点击排行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