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客户端

核心提示: 民生调查 | 医患“双赢” 日间手术破三大疑问 图说:日间手术中   说到手术,许多人第一反应就是“住院”。但择期手术并非想做就做,一来得医院有

 民生调查 | 医患“双赢” 日间手术破三大疑问

 

图说:日间手术中  

  说到手术,许多人第一反应就是“住院”。但择期手术并非想做就做,一来得医院有床位,二来得医生有“档期”。但现在,一些疾病的患者可在门诊完成所有检查,从入院手术到出院仅需24小时,因特殊病情需延长住院时间的也不超过48小时,这种源自欧美国家的手术模式叫“日间手术”,正在国内各大医院积极推广。

  不久前,国家卫健委(原国家卫计委)和人社部发布通知,在国内确定129家三级医院作为日间手术试点医院,上海有12家入选。开展日间手术,安全有保障吗?术后恢复怎么办?住院周期缩短后,大医院一床难求的问题能缓解吗?记者走访沪上多家医院展开调查。

  一天就出院安全吗?

  “术后观察一切正常,可以出院,回去扫一扫二维码看一下康复指南,如果有疑问,也可以拨打卡片上的电话,找到你的医生。”上周三,躺在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附属仁济医院日间病房里的黄先生正准备出院,听着护士的关照,他有些不敢相信,“想不到出院这么快!”

  黄先生58岁,体检发现右输尿管肾盂连接部结石,但没有不适症状。后来,他到仁济医院泌尿外科随访,经评估,黄先生符合实施日间手术的标准。本周二,他在仁济日间手术中心做了右侧输尿管软镜下取石术(FURSL),术中使用输尿管软镜进入右侧输尿管,上行至肾盂处发现一枚2厘米大小的结石,钬激光彻底击碎并取出较大结石碎片,手术过程顺利,次日就出院了。术后,日间手术中心的工作人员对他进行了回访,他觉得这种手术模式很好。

  仁济医院泌尿外科主任医师薛蔚告诉记者,在医院建日间手术中心之前,泌尿外科2005年就尝试实施日间手术了,当初还没有集中的场地,科室拿出病房8张床位先行先试;如今,泌尿外科七成以上手术都可以通过日间手术来完成,包括输尿管镜下碎石、前列腺增生剜除、超细经皮肾镜下碎石术等。

  微创外科的发展以及麻醉、麻醉复苏技术日臻成熟,让日间手术有了充分的安全保障。仁济医院是目前国内日间手术量最大的医院,也是首批“国家版”日间手术试点医院,每年都有不少医院前来考察学习。目前,仁济有独立日间病房床位数超120张,开展的日间手术术式已达356种。该院医务处处长张继东介绍,过去诸如腹腔镜下全子宫切除术算得上大手术,如今在仁济已纳入日间手术范围,所有的术前常规化验检查和麻醉科访视均在门诊时逐一完成。

  “医院日间手术中心制定了一套完整的医疗质量和安全保障措施,包括手术术式准入标准,入院前麻醉、出院等评估标准,以及住院期间、出院后的应急预案和随访计划。”仁济医院医务处处长张继东介绍,假如患者在术中术后出现并发症,将通过绿色通道转入专科病房继续治疗;患者出院后出现问题,可通过电话与工作人员联系,直接入院治疗。

图说:日间手术中  

  看病难题缓解了吗?

  上海交通大学附属第六人民医院,日间病房有床位66张,其中46张为手术床位,另有20张化疗床位。日间中心采用平台化管理模式,开展的手术种类涉及骨科、妇科、泌尿外科等科室。上周二上午,主治医师胡承方正在为病人“抢床位”。记者看到,日间手术中心的管理系统有点类似电影院的选座系统,当病人在门诊完成了相应的检查且显示符合手术要求后,病人信息会标注为绿色;如果未完成检查或检查结果有异常则显示为蓝色或黄色。只有当术前检查完备后,系统才会允许医生预约。

  “这就降低了病人入院后无法及时手术的风险。”胡承方边说边为一名取内固定手术患者预约了一周后的手术。据他介绍,六院骨科作为上海市创伤骨科临床医学中心,患者众多,而日间手术室及日间病房成为了一条快速处理手术患者的绿色通道。目前,骨科手术占到了全院日间手术量的“半壁江山”,手术种类涉及髋关节镜、膝关节镜、取内固定手术、足踝手术、皮瓣修复手术等。

  此外,六院还针对骨科病人的特点推出一款原内固定植入物信息查询系统。胡承方介绍,不同型号的内固定在取出时需要用到的手术器械各有不同,以往病人需要提供当初手术时的住院号自行到窗口查询,但如今通过该系统,免去了病人的来回奔波,随着手术信息的确认,相应的器械消毒工作也将提前准备。

  在上海这样的一线城市,日间手术最大的成效在于提高了医疗服务的可及性。“日间手术中心配合各种信息化手段的运用,同时优化了就医流程,极大提升了医疗效率。”市六医院副院长陶敏芳认为,大医院一床难求,已成为普遍现象。日间手术减轻了患者间接的疾病经济负担,不仅包括家属陪护而产生的各种费用及误工成本,还包括病人的等待成本等。而申康医院发展中心3年前在调查上海6家医院开展日间手术后发现,平均医疗总费用较以往同期下降17.51%。

  仁济医院医务处处长张继东说,像腹股沟疝这样简单的手术,如果放到日间手术中心来开展,可以节约大量床位。仁济的日间手术中心如今更多倾向于三、四级手术,一些能级较低的手术,希望今后可以下沉至二级医院完成,让三级医院集中力量收治疑难重症患者。

图说:仁济医院内,患者正在日间病房专门窗口取报告 

  医疗资源盘活了吗?

  2012年3月,上海申康医院发展中心、四川大学华西医院、北京同仁医院、武汉市妇女儿童医疗保健中心、中南大学湘雅医院、上海市第一人民医院、上海仁济医院等单位成立了中国日间手术合作联盟。2015年5月6日,原国家卫计委(现更名国家卫健委)、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关于印发进一步改善医疗服务行动计划的通知》特别提出要“推行日间手术”。国务院办公厅《深化医药卫生体制改革2017年重点工作任务》提出,组织开展三级医院日间手术试点。中国日间手术合作联盟也适时推出56个适用于日间手术的病种,涵盖消化、骨科、眼科、耳鼻喉科、泌尿系统、内分泌、口腔等9个学科,计划今年遴选出第二批。具体操作时,医院可以根据实际情况选择和扩大病种。

  中国日间手术合作联盟副主席、上海市卫生计生委副主任闻大翔说:“近年来,针对大医院床位数量,国家曾多次出台文件,严控公立医院床位审批。而在上海,对公立医院的规模控制向来严格。日间医疗的模式是提升医疗服务的重要手段,医院可在不扩张床位的情况下,实现医院供给的结构调整,助力分级诊疗制度建设。”

  目前,国内开展日间手术的医疗机构超过2000家,日间手术占择期手术的比例达11%。早在2007年,上海松江区中心医院就建成了国内首家日间手术中心,占地1500平方米,如此超前的理念在一家区级医院实属不易。该院副院长孔庆健说,经历了医院的改扩建后,日间手术中心正在整修升级,下月将以新面貌亮相,积极探索符合二级医院及地区特色的日间手术模式。而上海仁济医院的数据更有说服力:2016年和2017年,仁济医院完成日间手术的量都超过3万例,2016年日间手术量占全院择期手术的40.1%,去年这一数据达到42%,资源利用效率在不断提高。

  “日间手术不仅是一台手术在什么地方做、做多长时间的问题,而是要建立一种为病人连续服务的新模式和新理念。”市六医院副院长陶敏芳说,越来越多的手术缩短了时间,把它们归入日间手术并不是说这项手术的技术含量在降低,实际上,手术的技术含量在提高,对医院和医生的要求也变得更高。

  在国家版129家日间手术试点医院中,上海占12席,分别是华山、中山、肿瘤、红房子(妇产科)、仁济、仁济南院、新华、市一、市六、市儿童、长征、长海医院。“日间手术并不是一种新术式,而是一种新的诊疗模式。”闻大翔强调,日间手术契合我国深化医改分级诊疗政策,通过临床手术流程的再造和优化,充分利用医院床位资源,具有效率高、流程便捷、住院时间短和费用低等特点,符合现代医院管理的发展方向。因此,大力推广日间手术是公立医院改善服务、提高质量的重要举措,是一条“走得通”的医患“双赢”之路。

  日间手术是指选择一定适应征的患者,在一至二个工作日内安排患者的住院、手术、手术后短暂观察、恢复和办理出院,是一种安全可靠的住院手术模式。2013年,我国正式成立“中国日间手术合作联盟”,并于同年5月加入国际日间手术联盟。

  资料显示,日间手术概念100多年前就已在发达国家提出,当时医学界对该模式并未予以充分肯定和支持,使之发展缓慢,20世纪五六十年代才被逐步接受。从20世纪80年代开始,日间手术模式在欧美国家得到迅速发展。1995年,12个国家和地区的日间手术协会共同组建了国际日间手术协会。

  几十年来,日间手术量在欧美国家稳步增长。在英国,1982年患者中1.51%为日间病例,到1994年达到5.1%,2003年该比例已经达到62.5%;在美国,截至2016年已有6000家日间手术中心,目前日间手术的比例约占所有择期手术的80%以上;新加坡中央医院实行日间手术的病种基本包括了几乎所有手术科室。不同国家的日间手术开展情况有一定差别,概括起来,日间手术种类主要包括白内障、腹腔镜、腹股沟疝修补、扁桃体切除术、鼻整形术、乳房局部切除、静脉曲张、腹腔镜下胆囊切除术等常见手术。

东方今报新媒体中心
  • 新浪微博
  • 腾讯微博
  • 点击排行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