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客户端

核心提示: 2月11日中午,记者联系到杨某时,他正在南充市蓬安县锦屏镇一处集中隔离点的楼顶天台上晒太阳。“刚吃了饭,出来透透气,很舒服。”杨某说。 1月22日,在武汉工作的杨某返

2月11日中午,记者联系到杨某时,他正在南充市蓬安县锦屏镇一处集中隔离点的楼顶天台上晒太阳。“刚吃了饭,出来透透气,很舒服。”杨某说。

1月22日,在武汉工作的杨某返回老家蓬安,在家停留仅一天,他便因发烧住进蓬安县人民医院隔离治疗。1月27日,他被确诊为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病例。2月5日,经过10余天的治疗,杨某出院了。

“我一直都坚信自己会没事的。”谈及近20天的住院治疗及隔离生活,杨某认为,乐观的心态是他康复的要素之一。“有信心,隔离治疗的日子就不可怕。”□本报记者黄大海蒲南溪

治愈者最想说的话

“我一直都坚信自己会没事的。有信心,隔离治疗的日子就不可怕。”

返乡前

不知何时何地就被感染了

2017年大学毕业后,杨某留在武汉工作。想在春节期间多陪陪家人的他,1月21日从武汉乘动车返乡。“回家前,每天就是坐地铁上下班。1月20日晚上,我还去商场给家人买了礼物。”杨某告诉记者,他也搞不清楚自己是什么时候在什么地方被感染的。

1月23日,蓬安县当地工作人员上门对武汉返乡人员进行排查,杨某的体温接近38℃,就被带到医院隔离,几天后确诊。“当时也没多想,感觉应该不是很严重,我这么年轻,肯定会没事的。”杨某说。

治疗中

虽有波折但整体顺利

10多天的隔离治疗,让杨某印象最深的是吃药、输液。他告诉记者,治疗中每天都要打两三瓶吊水,每隔三四天去做CT、验血,根据病情发展和症状吃不同的药。

让他印象深刻的还有随时的量体温。“体温高的时候,护士会喊我多喝热水,多出汗。”杨某说,“我的病症不重,还没有用到呼吸机。”

“他是我们医院收治的第一例确诊病例,症状相对较轻,治疗过程虽有波折,但还算顺利。”杨某的主治医生、蓬安县人民医院感染科副主任蒲晓明回忆,对杨某的治疗,医院按照新冠肺炎的诊疗指南进行,主要是提高免疫、抗病毒以及对症用药。

“入院的第6天,我们复查时发现他的肺部病灶增加,就调整了治疗方案,加入中药提高免疫,此外,治疗过程中病人出现了白血球下降,我们又做了相应的措施。”蒲晓明说,“第12天进行复查时,病灶已经消失。”

出院后

期待早日结束隔离回家

2月5日,杨某从蓬安县人民医院出院。出于安全考虑,他要在当地政府提供的一间住所内继续隔离两周。“安全最重要。”杨某说,“之前就因为我,家人都被隔离了,不想再给家人带来不便。”

“治疗中无聊的时候,我也给武汉的火神山、雷神山医院当过远程‘监工’。”杨某说,“这两座医院都是我们单位参与建设的,我一边看微信群中同事们展示工程进度,一边看直播,心里很急,想着赶紧康复了,回到单位做点什么。”

出院后,杨某有了更大的活动空间和自由,他喜欢到楼顶晒太阳。“边晒太阳边刷手机,看到出院的人越来越多,很开心。”杨某说,自己刚康复出院,十分理解那些患者住院时的感受,希望他们也能够早日康复。

“前两天,家人也结束了隔离。”杨某说,自己现在最期盼的就是能早日回家。“从2月5日开始隔离,要等到19日才能回家。”他掰着手指头算着回家的日子,“回家要好好陪陪家人。等疫情结束了,我还要回到武汉继续努力工作。”

东方今报新媒体中心
  • 新浪微博
  • 腾讯微博
  • 点击排行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