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客户端

核心提示: 大学生挂科之后竟然失踪    许多的事情的发生,可能都是我们大家在生活中没有想到的,而我们身边的一个大学生的问题,更引起了人们的反思,在我们的身边,各种各样的事

 大学生挂科之后竟然失踪

  

  许多的事情的发生,可能都是我们大家在生活中没有想到的,而我们身边的一个大学生的问题,更引起了人们的反思,在我们的身边,各种各样的事情里,都是我们在生活中要了解的,而我们在生活中要更好的认识这样的一个失踪的事情,大学生挂科之后竟然失踪,而我们在生活中对于这样的一个事情,真的是难以理解呢。

  

  淮南市公安局淮舜分局谢桥治安大队副大队长杨景双在带队巡逻中,发现对面走来一个大约30多岁的男子,他衣着干净却面容憔悴,看见了民警却又似乎想躲闪。职业的敏感,让杨景双决定对其依法盘查,询问发现,这名男子既没有身份证,也无法将自己“介绍”清楚。随后,民警们将此人带回大队。落座后,男子先后报了两个名字,结果查无此人。这时,民警开始怀疑此人是在逃人员,否则为什么要隐瞒真实身份?大队领导朱祥贵、徐建和杨景双等人商议后,决定加大询问力度。无奈之下,这名男子又报出了一个身份证号码,但民警查询后发现,这个身份证号码的主人,户口已经被注销,难道他是在冒用别人身份?为一查到底,民警一边将该男子拍照后上传分局刑警大队进行比对,一边要求他提供家人、亲戚或者其他的信息来证明其身份。

  

  过了一会儿,男子小声说道:“我叫李禹,家在阜南,我还记得家里的固定电话号码,但我很多年没打过了,不知道还能不能打通。还有,那个身份证号码真是我的,我以前是淮北师范大学的学生。”民警问:“你难道不回家吗?”男子说:“我9年没回家了,也没跟家里人联系过。”“为什么?”“因为没拿到毕业证,我没脸见他们。”听完男子的叙述,民警觉得匪夷所思。为了查证,民警带男子来到他的住处,废弃的空置房,破门烂窗下,摆着一张铺着棉被的床,除此空无一物。接着,民警拨通了那个固定电话。 “喂,请问是李禹家吗?”电话那头一番沉寂后,传来一个苍老的女声,“是!”“哦,我们是负责企业招工的,李禹没有身份证,我们不敢收。”“有有有,他是我儿子,你是哪里?”情况未明,民警敷衍两句后挂断了电话,可这边挂断,对方立即又把电话打了过来,不停地追问:“李禹在哪儿?你们是哪儿?”民警借口忙,说等会儿再回电话。随即,他们联系到了淮北师范大学教务处、保卫科以及辖区派出所进行查访,回应是,李禹确系该校2005级学生,但后来无故失踪、杳无音信,辖区派出所在多方联系无果后,注销了他的集体户口。这时,分局刑警大队也反馈消息,经比对,此人不是在逃人员。民警们终于确定,眼前的这个人就是失踪了9年的大学生李禹,而电话那头的人,正是苦等了9年的李禹母亲。吃饱喝足后,李禹在民警面前打开了“话匣子”。原来,2009年毕业那年,他有两门功课挂科,导致没有拿到毕业证。他回到家里要钱,准备回学校继续学习补考,但对于一个有着7个孩子的农村家庭,这同样也是负担。带着钱和哥哥的埋怨,压抑的李禹来到了阜阳火车站准备到淮北,这时,导致他失踪的意外发生了,他的钱包和身份证丢了。再回家要钱,他张不开嘴;而返回学校,他又身无分文。在火车站广场,李禹坐了很久很久,最后,他起身向远处一个亮着灯的工地走去,他决定哪儿也不回了。在工地打了两年小工,李禹又跟着辗转来到谢桥干了两年,后来工程结束,老板走了,李禹只能靠打散工度日,在外漂泊了9年,硬是没往家里打一个电话。“喂,你是李禹母亲吗?我是警察,李禹在我们这儿,他没事儿。”当杨景双再拨通李禹家的电话说了这些话后,李禹的母亲嚎啕大哭,半天没有说出话来。很快,她在李禹外甥的陪同下来到了谢桥治安大队。

东方今报新媒体中心
  • 新浪微博
  • 腾讯微博
  • 点击排行

    评论排行